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真境绿翠网

 找回密码
 入住申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088|回复: 0

[人物历史]  探访甘肃最早的伊斯兰教古迹

[复制链接]

173

主题

2

听众

103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2-26 16:23:08 |显示全部楼层
 探访甘肃最早的伊斯兰教古迹
    ——玉门市吾艾斯拱北
  西出天下雄关嘉峪关,汽车在甘新公路312国道上疾驰,便进入了玉门市界。玉门是古丝绸之路之要冲,因从西域运玉石入中原途经此地而得名“玉门”。西汉时设玉门县。车行约70公里,便到了玉门市清泉乡中沟村,国道北侧二三十米处,矗立着一处阿拉伯圆顶式的伊斯兰教拱北,座北向南,在雪后更显得宁静、肃穆,让人肃然起敬。它就是久负盛名的吾艾斯拱北,临夏人也称之为玉门拱北。
 
  回回墓和惠回堡
  吾艾斯拱北曾被称为“回回墓”、“回回三大冢”、“惠回堡”。《明史》记载:“明初设安定、阿端、曲先、罕东、赤斤、沙州诸卫,给元金牌,令岁以马易茶,谓之差发……赤斤蒙古卫。出嘉峪关西行二十里曰大草滩,又三十里曰黑山儿,又七十里曰回回墓,墓西四十里曰骟马城,并设墩台,置卒。城西八十里即赤斤蒙古……”(《明史·列传第二百十八》)。
  而明人著的《西域土地人物略》中记载,回回墓也曾被称为回回三大冢,文中称:“嘉峪关西八十里为大草滩,其北广而多草。滩西四十里为回回墓,以地有回回三冢故名。迤北为钵和寺,寺西七十里为柴城儿,墓西二十里为扇马城,中有二水北流。”(转引自陈高华编《明代哈密吐鲁番资料汇编》)同时,明代陈诚的《西域行程记》、郭绅的《哈密分壤》、杜萼的《进哈密事宜疏·吐鲁番事情》等明代史料中,谈到从嘉峪关到哈密时,提到了回回墓。说明明以前到明代时,被称为回回墓、回回三大冢的吾艾斯拱北颇具规模,以至于它所在的那一带地区被称为“回回墓”、“回回大三冢”,当作前往西域的一个重要标志性站点。其规模的宏大折射出当时回回墓一带有大量回回居住。而《明史》记载:“元时回回遍天下,及是居甘肃者尚多。”而《明史》中还记载遣返居住肃州的撒马尔罕回回的资料,说明元明时期,玉门市所在的肃州曾是回回大量居住的地区。
  而何以称“回回三大冢”?则不得而知。抑或唐宋以来还有两位后辈回回先贤埋在回回墓院中,抑或与盖斯、尕斯(或宛尕斯)一道并称而称为三大冢。由于还没发现有关资料,不敢妄断。
  清初,吾艾斯拱北所在地一带仍称“回回墓”、“回回三大冢”。如《秦边纪略》云:“骟马城,俗称骟马营,在肃州西二百三十里,嘉峪关西一百六十里,城东四十里有回回三大冢”“或由大草滩北而西经大钵和寺,七十里亦至回回墓。”
  清雍正五年,在吾艾斯拱北一带建城,命名惠回堡,又叫回回堡。清代诗人汪 曾作《惠回堡》诗一首:“地居边关第一城,敦煌从此赋西征。荒原犹指番回冢,化宇今屯早骑营。山拥晓烟村店集,风吹沙径野泉清。升平万里游踪远,车马辚辚过堡城。”
  清中叶资料中已明确记载,当时,吾艾斯拱北一带回回大量居住。祁韵士《万里行程记》中说道:“余以乙丑(嘉庆十年,公元1805年)二月二十八日自京师启行,阅时六月,至七月十七日始抵伊江……由双井西行,五十里至惠回堡。自此即西,回民比屋皆是;逆旅投宿,必询明可卸装,否则一切未便也。”此处文提及回民,主要源于防范,由于清初丁国栋米刺印回民起义和乾隆年间两次回民起义,使清廷上下对回民充满了防范之心。
  民族英雄林则徐因禁烟被发配新疆,将其前往新疆途中所见所闻著文《荷戈纪程》记述,其中说到了惠回堡:“壬寅(道光二十二年,公元1842年)七月初六日壬子,晴。已亥出西安城……(七月初八日)又二十里惠回堡,有堡城,乃乾隆年间官建,驻干总一员,兵一百名。此处有林木、水泉、颇为关外所罕。”可见,当时的惠回堡林青水秀,很有灵气,“颇为关外所罕”。
  经清同治年间左宗棠镇压回民起义、屠杀河西走廊回民时,吾艾斯拱北毁于兵燹。原拱北大殿、长廊等古建筑皆被毁。之后,惠回堡仍有一些回民居住,方希孟《西征续录》称:“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三月初一日)又四十五里至惠回堡,番工沿南山而居,皆羌种,草履韦韬,背枪挟弓矢弹飞鸟无中。堡内外皆回民,行走在西坡上,宽敞整洁。”
  大师的人格
  今日的惠回堡已改称新民堡。拱北所在的中沟村,附近已没有回民居住,拱北附近有31户汉族村民居住。
  饶有兴趣的是,当地部分汉族群众对吾艾斯先贤也备加崇敬,传述着该拱北的种种神奇故事,认为在吾艾斯先贤墓前祈祷非常灵验,常来拱北,在拱北金顶门外廊下祷告,对保护吾艾斯拱北也做了很多工作,从各方面给予了支持,尤其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穆斯林看护拱北时,当地汉族群众自愿义务守护拱北墓址,不让其受到践踏,并对前来探望拱北的穆斯林提供种种的方便等。拱北内民国二十五年所立碑也记载了清朝末年拱北被夷为平地,官府变卖给私人,民国时,萧姓汉民无偿将拱北地奉献出来的义举。他们的善举,至今为探望过玉门拱北的众穆斯林传诵。吾艾斯拱北实际上已成为回汉各族人民互敬互爱、荣辱与共的纽带。同时也说明了伊斯兰文化和汉文化的博大精深,展示了他们宽容、仁爱、普世的精神风范。让人值得细细品味、感叹。
  在采访中,据吾艾斯拱北现义务守护人马优素还给我们谈到了这样一件事:民国时,吾艾斯拱北被烧毁一次,常来拱北朝谒的当地汉族老人讲道:“解放前,国民党军队来破坏拱北,锯拱北的柱子时,柱子出血了。国民党的军队遂用火烧了拱北。当地群众对此造孽的行径不敢劝阻。”虽然此说有宗教的神奇的成份,但也说明了蒋介石的国民中央政府政令不通,军阀拥兵自重,国家四分五裂的现状和军阀、兵痞肆意横行的混乱局面及对社会经济文化故迹的肆意毁坏,也从一个方面说明了当地汉族群众对吾艾斯先贤的敬仰。
  说到非穆斯林敬仰伊斯兰教先贤,不禁让人联想到类似的其它一些拱北,如受到藏族群众敬重、常往朝谒的青海省循化县庵古录拱北,汉族群众在初一、十五节日常往朝谒的宁夏固原二十里铺拱北,以及解放前常有汉族群众前往祈愿、至今仍有部分汉族老人烧香祈愿的我州临夏市城角拱北、青海省西宁市凤凰山拱北等等。
  其实,伊斯兰宗教大师的拱北受到非穆斯林的敬仰,这既是一个奇特现象,也是世界各地普遍存在的现象。真正的宗教大师们,他们深谙宗教的真谛和精髓,他们不以信仰是否一致划分你我,他们以仁爱之心看待一切生命,为众生排忧解难,普渡众生。凡有求于他们的,他们竭力帮助,真诚施以仁爱,来祈福者,他们代为祈福;来祈子者,他们代为祈子;来祈祷免灾者,他们代为祈祷免灾。他们的人格正是宗教精髓所在。人们从探望过吾艾斯拱北、庵古录拱北的穆斯林口中常常听到对这些先贤人格的赞叹,也听到了他们对非穆斯林兄弟民族的良好祝愿,从内心里共同感悟着各民族互敬互爱、团结互助、仁爱等这样一些话题。这些宗教大师的拱北实际上已成为民间的“民族团结教育基地”。
  多民族、多宗教地区,宗教家的人格是宗教得以立足、发展,宗教和协各民族和睦相处的源泉。曾在印巴次考察过的一些学者介绍,印度次大陆是人类文明的一大摇篮,现今有约4亿穆斯林,也有更多的印度教徒,还有一部分佛教徒、锡克教徒。印度次大陆曾产生了很多伊斯兰大师,有很多驰名世界的伊斯兰教拱北,其中很多拱北不仅受到穆斯林的敬仰,也受到印度教徒、锡克教徒、佛教徒的敬仰。如众所周知的伊斯兰教第二个一千年的复兴家伊玛目·冉巴尼,其拱北就在穆斯林和锡克教徒居住地区,锡克教徒敬重这位伊斯兰教大师,常往拱北祈愿,并对该拱北的建设、维修给予了积极支持,对来探望拱北的穆斯林积极提供方便。被誉为伊斯兰教逊尼派四大道堂之一的契思丁耶道堂的创立者华哲·默艾尼·契思丁的拱北在印度阿杰梅尔,他的道号为“穷人的援助者”,他生前广施仁爱,为各宗教教徒中的穷人排忧解难,积极帮助,并为他们祈福,深受各宗教教徒的爱戴。亡后700年来,穆斯林、印度教徒、佛教徒、锡克教徒仍一如既往朝谒其拱北,尤其是那些贫困者认为,他是他们的贴心者。有一则故事更能说明这位宗教大师的人格及在印度次大陆人民心目中的份量,2001年6月,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访问印度,原计划同印总理商谈后去阿杰梅尔探望华哲·默艾尼·契思丁的拱北。所以印度政府拨数百万卢比用于拱北内外环境的整修。但由于两国领导人商谈未能成功,穆沙拉夫取消了探望华哲·默艾尼·契思丁拱北的计划。有记者就此事问当时的印度外交发言人有何评论时,这位非穆斯林说道:“华哲·默艾尼·契思丁没叫他(指穆沙拉夫),所以他去不了。”
  就是这样,很多伊斯兰教大师不仅被穆斯林敬为贤者、上人,其它宗教徒也从他们的体验中认为这些人是上人、仙家,并且是有求必应,能为他们排忧解难的。这些宗教大师从自身的人格教育众宗教徒和睦相处、互敬互爱、互相帮助,不要坠入狭隘的宗教偏见和无知中。
   
    穆斯林的念想
    据吾艾斯拱北现义务守护人马优素介绍,当地回民过去由于兵祸、战乱政治运动或被杀、或逃往他方。
  马优素,已是而立之年,是阿訇出身。与他同守拱北的是王义德,年纪尚轻,不足20岁,小学文化程度,也念过经。他俩都是甘肃省和政县梁家寺乡的东乡族。他们之前,由张家川回族自治县的两位回族教友看守拱北,拱北管委会人员皆是玉门市内的回民,其中学董叫祁尚贤,保管叫马守清。
  近代以来,由于政局不稳,战乱频仍,再加上反动统治者的有意挑拨、破坏,吾艾斯拱北屡建屡焚。但吾艾斯先贤一直备受各族穆斯林群众的敬仰。国民政府上将参议、回部总代表李公谨、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骑五军军长马呈祥、三十六师师长马仲英等在民国时来吾艾斯拱北表示敬意和做都哇(祷告)。拱北内现存有两块民国时立的碑,一为民国四年王青选立的“西域先贤无爱氏师之墓”碑;一为民国二十五年李公谨立的“永志不忘”碑,该碑称:“先贤于我国有功,政府通令全国军民人等保护古迹,故悬此碑永志不忘云耳。”
  解放前后,吾艾斯拱北由周克礼、马进仁等3户临夏回民义务看护。由于继之而来的一次次政治运动,于1958年,他们3家迁往新疆伊犁。1962年,有位东乡族老太太悄悄看守过一段时间。“文革”期间,拱北遭到破坏,一些碑匾遗失。1980年,一位名叫马星阁的临夏老人来守拱北,后来亡故后埋在拱北院内,同他埋在一起的还有5位民国以来守拱北时亡故在拱北内的教民。期间,新疆哈密市陕西坊清真寺和肃州坊清真寺穆斯林出于虔诚的信仰两次派人来迁拱北。据马优素阿訇介绍,第一次来迁时未找到先贤的金身。第二次来迁时,看护老人当夜梦见先贤梦中对他说:“你不管我吗?人们在挖我。”老人醒后来到院中,见人们在挖,便好言劝说道:“老太爷不愿去你们那儿,硬挖的话,会招来灾难。”哈密穆斯林遂作罢。1985年修出拱北金顶后,挖了六七天没有找着先贤的金身。有一天晨礼散后,人们看见院中有一个白光的长方形。走到跟前一看,有白线,挖了3米多才找到先贤的金身。马优素充满敬意的介绍颇有神奇色彩,但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各族穆斯林对先贤的敬仰之情。
  随着党的民族宗教政策的落实,吾艾斯拱北逐渐恢复重建,规模日趋完善。1980年,落实了吾艾斯拱北土地。1981年,临夏马文奎工程队整修了墓地。1985年,我州东乡县建筑公司耗资3.8万元修建了拱北金顶(墓亭)。次年,玉门穆斯林修建了墓室前殿。1990年8月,玉门市人民政府将吾艾斯拱北列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吾艾斯拱北的保护受到了市人民政府的重视,市人民政府购买了拱北四周3亩土地,修建了围墙。各地穆斯林还集资修建了拱北门、客房、水房、锅炉房二十多间,使拱北初步具备了较完整的规模。拱北内外有一些文字介绍拱北,拱北门两侧墙壁上书写“先贤吾艾斯”、“惠回堡拱北”简介资料,西侧还树有“玉门市文物保护单位吾艾斯墓”的石碑。拱北金顶前厅外面墙壁两侧书写着“先贤吾艾斯墓略记”、“先贤吾艾斯墓碑”的简介资料。人们了解先贤历史、拱北,可一目了然,颇有文化韵味。
    1991年,兰州市、临夏州等地穆斯林集资在拱北金顶西南面修建了礼拜大殿,恢复了原一寺一墓的格局。一寺一墓的格局,是伊斯兰教著名的拱北、陵墓的典型格局。无论在阿拉伯、伊斯兰世界,还是在中国,都是如此。其中有的是先有寺后有拱北,有的是先有拱北后有寺,二者交相辉映,相得益彰。先有寺后有拱北的最著名的要属麦地那圣寺与穆罕默德圣人拱北,穆罕默德圣人生前在圣寺礼拜、居住,嘱咐弟子们:他亡在何地就葬在何地。他归真在床上,弟子们遵照圣谕,挪开床埋在那儿。后来,穆罕默德圣人的大弟子艾布·伯克尔、二弟子欧默尔归真后也葬在圣人旁边。所以,穆罕默德圣人的拱北也是一圣二贤的拱北。先有寺后有拱北的还有广州怀圣寺与清真先贤古墓、北京牛街礼拜寺和筛赫墓等。先有拱北后有寺的如伊拉克的艾布哈尼法拱北及清真寺、嘎迪尔拱北及清真寺,埃及的沙裴仪拱北及清真寺,孟加拉国的哈兹拉特拱北及清真寺,中国境内的有扬州的普哈丁墓及礼拜寺、西宁凤凰山拱北及清真寺、宁夏贺兰县小口子拱北及清真寺,临夏大拱北及清真寺,广河县胡门拱北及清真寺,等等。
  拱北以1985年重建金顶竣工纪念日农历八月十五为先贤纪念日,举行诵经赞圣祈祷活动。
  据马优素阿訇介绍,夏天每天都有来拱北做都哇的甘肃、宁夏、青海、新疆等省区穆斯林,冬天天气寒冷,比临夏低10度多,我们探访吾艾斯拱北的当天(2004年12月30日)气温为摄氏零下28度,所以,专程来拱北的人不多,出差经过玉门时很多穆斯林忘不了要到玉门拱北来接都哇,一则以求吉庆,一则以续宗教的因缘,每年八月十五日举行纪念活动,只请玉门市和嘉峪关市的穆斯林,这两地的穆斯林主要是回族和东乡族,回族主要是两市的经商人员和干部职工,东乡族主要在玉门市小金湾东乡族乡。小金湾东乡族乡是临夏州外的唯一的东乡族乡,该乡内东乡族皆为由我州东乡县干旱贫困山区移民而来。小金湾东乡族乡是根据甘肃省委、省政府提出的“兴河西之利,济中部之贫”战略目标,于1990年开始建设,于1998年8月8日挂牌成立小金湾东乡族乡人民政府,乡辖5个行政村,30个村民小组,现有人口5000人,其中东乡族占99%,小金湾东乡族乡的成立充分体现了党的民族平等、民族团结的民族政策和党对少数民族的关怀,同历史上反动统治者对河西走廊少数民族的强迫迁徙和屠杀政策形成了显明的对比。目前,我州向河西走廊疏勒河地区的移民工作仍在进行,随着党和政府有计划的移民工作,将有一部分各族贫困群众通过移民之路摆脱贫困。天上众星皆拱北,随着穆斯林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河西走廊穆斯林移民的增多,会有越来越多的穆斯林朝谒吾艾斯拱北,接续宗教的因缘,感悟先贤的人格。
  
    链接
  吾艾斯拱北内现存的两块碑
    1、西域先贤无爱氏师之墓
  先贤与盖师挽尕师三位奉穆圣命报明唐皇来华盖师至猩猩峡归(真)
    东鲁兖部寄籍淮安江苏补用知县崴贡生王青选  敬献
  中华民国四年仲春月立
  2、永志不忘
  今奉公西来劝告汉回各族亲善。至肃州,闻嘉峪关外惠回堡有先贤无爱思之墓。闻讯后,于阳历五月三日,与马旅长子庄、秦参谋长省三乘汽车来游,查戡清晰。前有清真寺并回教坟地一处,现已平去矣。余询问当地住户,回人马云者言:“此地现在萧砚田手”。即与萧交涉买回,奈伊分文不取,使伊甥张锡岐及马云之甥马致善二人于六月八日将契约交来。约上系光绪八年经玉门县官卖给程姓者钱五仟文整。余将约收交肃州清真寺管业,嘱寺内立碑道谢萧姓。先贤于我国有功,政府通令全国军民人等保护古迹。故立此碑,永志不忘云耳!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上将参议、回部全权总代表  李公谨
  中华民国二十五年十月十九日 立


(2005年《民族报晚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申请

Archiver|手机版|真境绿翠     

GMT+8, 2019-6-25 09:42 , Processed in 0.046746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