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真境绿翠网

 找回密码
 入住申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169|回复: 7

[学习教育] 妇女的勇敢和伊斯兰精神

[复制链接]

679

主题

2

听众

361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0-7 17:43:48 |显示全部楼层
众所周知,母亲的教导最好的指导。具有伊斯兰精神的母亲容易把孩子培养成具有伊斯兰精神的人。哎!我们的孩子们在远离伊斯兰或至少在使他们漠视自己应有的责任的环境中长大,其结局是显而易见的。

1.法图麦的赞词
阿里(-)曾对一位学生说:“我能告诉你至圣(*)最喜爱的女儿法图麦(-)的一则故事吗?”当学生肯定回答后,他说:

“法图麦(-)惯于自己磨面,手上磨出了鸡眼。她用皮袋往家中转水而在胸部磨出了老茧,她自己收拾房屋而使衣服变脏。一次一些战俘被带到麦地那城。我对她说:“去找至圣(*)要一个奴隶帮你照料家务。”她便去找至圣,但看到有许多人围着他时,因她非常羞怯,没有勇气在别人面前向至圣(*)提要求。第二天,至圣(*)来到我家并说:“法图麦啊!你昨天找我有事吗?”她不好意思说。我说:“安拉的使者(*)啊!法图麦在磨面和转水时双手和胸部上都磨出了老茧。她成天忙于收拾房屋和家务工作而使衣服总脏着。我告诉她有关俘虏的事并劝她去找你要一奴隶。”也传说法图麦(-)请求说:“我和阿里只有一床被褥,它是一张山羊皮。我们早晨用它盛骆驼饲料。”至圣(*)说:“法图麦啊!要忍耐。使者穆撒(+)和他的妻子也只有一床被褥,它是穆撒的斗篷。敬畏安拉,要“台格娃”、你为安拉服务并做家务工作。当你上床休息时,念“赞颂安拉”三十三遍,“知感安拉”三十三遍和“安拉至大”三十四次,你将验证这比一个奴隶更有用。”法图麦(-)说:“我乐于做使安拉及其使者(*)高兴的事。”

看!这是至圣(*)的娇女的生活。我们时代的中等富裕家庭中,主妇们认为做家务工作有损于她们的尊严,她们在每件事上都需要帮助,甚至在浴室中!多大的差别啊!
这则圣训提到,在睡觉前念上述孜克尔。在另一则圣训中,至圣(*)劝法图麦在每次拜功后念:“赞颂安拉”三十三遍,“知感安拉”三十三遍,“安拉至大”三十三遍和“除安拉外,没有真主;他是独一者,他无伙伴,王国属于他,知感他,他掌管诸事”一次。

2.阿绮舍(-)在安拉道路中的施舍
一次阿绮舍(-)收到了两袋礼品,其中含有100000迪纳尔。她便向穷人分这些钱直到傍晚,而没有为自己留下一文。她那天封斋。她的保姆给她带来一块面包和一点橄榄油开斋,并说:“我希望有一个迪纳尔去买点肉开斋。”阿绮舍(-)说:“别难过,假若你早一些告诉我,我或许会留下一个迪纳尔。”

艾米尔穆阿威叶(-)和阿布顿拉·本·助白尔(-)等人经常给阿绮舍(-)这种礼品,因那是和平年代,随着穆斯林领土不断扩大,他们都很富裕。尽管这种富裕,阿绮舍(-)仍过着清贫日子。看!她把100000迪纳尔分给穷人,而没有想到为自己买点肉开斋。在我们当代,这种故事似乎不可能,但对于理解圣门弟子的慷慨的人,数以百计的这种故事是可信的。有关阿绮舍(-)的这种故事很多。
一次她封斋时,只准备了一块面包开斋,一个穷人来讨饭,她就叫保姆把这块面包给他。保姆说:“假若我给他这块面包,你会没有开斋饭。”她说:“别管我,让他拿上这块面包吧!”
一次她杀了一条蛇。她梦见有人说:“阿绮舍(-),你杀了一位穆斯林。”她答复:“一个穆斯林怎能进至圣(*)遗孀的房子。”那人答复:“他伪装着进来。”她立即起床并施舍了一万二千迪纳尔,它是错杀一个穆斯林的血债。乌莱外(-)说:“我曾看到阿绮舍(-)施舍了七万迪纳尔,而她自己仍穿着带补丁的衣服。”

3.阿绮舍(-)恼怒伊本·助白尔
阿布顿拉·本·助白尔是阿绮舍(-)的侄子。她很痛爱他,把他从小带大。他不愿意看到她施舍那么多,而她自己仍生活在贫穷中。他向别人提起此事并说:“我必须阻止我姑妈这么做。”
她知道了后,非常恼火并发誓终生不与阿布顿拉说话。阿布顿拉·本·助白尔(-)被她的誓言所震惊。他请了很多人说情,但是她告诉他们:“我已发了誓,我不想违背誓言。”最后,他请了至圣(*)外家的两个人找她说情。阿绮舍(-)允许他们进到房子从屏障后向她说话。伊本·助白尔(-)也偷偷地跟着进来。当这些人开始谈话时,他情不自禁地穿过屏障并依附在姑妈身边,哭着并请求她原谅。那两个人也说情并提醒她至圣(*)禁止穆斯林发誓不与穆斯林说话。她听到这则圣训后,害怕安拉的恼怒及其后果,并开始痛哭。她原谅了伊本·助白尔(-)并开始与他说话。她然后开始一个接一个地释放奴隶以恕她的誓言,直到释放了四十个奴隶。既便到后来,每当想到这个誓言,她就痛哭以致于围巾也被泪水浸湿。

我们怎样担忧从早到晚所发的誓言?每个人都应自我检讨。看看那些真正敬畏安拉及其尊名的人。当他们不能兑现誓言时,是多么难受。阿绮舍(-)每当想到她违背誓言时痛哭得多么厉害!

679

主题

2

听众

361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0-7 17:44:46 |显示全部楼层
4.阿绮舍(-)及其敬畏安拉
谁不知道至圣(*)对宠妻阿绮舍(-)的爱?当有人问他最爱谁时,他说:“阿绮舍。”阿绮舍精通伊斯兰法学,许多著名圣门弟子都请她解决法学问题。哲布莱依莱(+)惯于向她说“赛俩目”。至圣(*)曾告诉她,她将是他在天园中的妻子。当她受到伪信者的诽谤时,安拉宣布她无罪,并启示古兰经文证实她的清白。
根据伊本·塞阿德传述,与赐给至圣(*)其他妻子的美德相比,阿绮舍(-)枚举了安拉多赐给她的十件美德。她在安拉之道中施舍的善举曾在前面多次提到。尽管这些专利和美德,她如此敬畏安拉以致于人们常听她说:“我希望自己是一棵树,完全投身于赞颂安拉,在清算日被免除清算”。“我希望自己是一块石头或土皮”。“我希望自己是一片树叶或一叶草”。“我希望自己没有来到人世间。”
有关圣门弟子敬畏和害怕安拉的故事,已在第二章阐述过。这是他们的人生指导原则。

5.翁买·晒莱买的故事

穆民之母翁买·晒莱买(-)初婚嫁给艾布·晒莱买(-),夫妻非常恩爱。翁买·晒莱买曾对丈夫说:“我听说假若丈夫在有生之年或在妻子死后不娶其他女人、假若妻子在丈夫死后不再结婚,夫妻双双进入天园后仍是夫妻。你保证我死后不再结婚,我也保证假若你不幸在我之前死去也不再婚嫁。”
艾布·晒莱买(-)说:“你要按我们所说的做吗?”
她回答:“当然。”
艾布·晒莱买(-)说:“我要你在我死后重新嫁人。”

他然后祈求说:“安拉啊!让翁买·晒莱买在我死后嫁给一个比我强的男人,他不给她带来任何麻烦。”
早期,夫妻俩双双迁移阿比西尼亚,返回后,他们又迁移麦地那,翁买·晒莱买(-)说:“当我丈夫决定迁往麦地那后,他用骆驼驮上行李,然后让我和儿子晒莱买骑在骆驼上。他手牵骆驼走出城。我父亲家族(穆厄拉族)的人恰好看到我们动身了。他们来从艾布·晒莱买(-)手中夺过缰绳说:“你走哪里都可以,但我们不允许我们的女儿跟着你去死。”他们把我和我的儿子抢回到他们的族落。当我丈夫的家族(阿布杜勒·阿撒德族)知道此事后,他们来到穆厄拉族争理说:“假若你们愿意,你们可以看护你们的女儿,但你们无权要求属于我们族的孩子。当你们不允许你们的女儿与她的丈夫在一起时,我们为何要把他(孩子)留在你们的族中。”他们抢走了孩子。艾布·晒莱买(-)已经在麦地那,我们一家三口人各在一方。我每天都出去到沙漠中从早哭到晚。我如此远离丈夫和孩子生活了整整一年。一天,同情我的一位叔父对族人说:“你们使这个可怜的女儿远离丈夫和儿子。你们为何不同情她而让她去呢?”由于我这位叔父的人道主义努力,族人同意我找丈夫。阿布杜勒·阿撒德族人也把儿子还给了我。我准备了一头骆驼,抱着儿子骑在骆驼背上只身前往麦地那。我刚走了四英里路,乌斯曼·本·台勒合在台尼姆碰到了我。他问:“你上哪儿去?”我说:“去麦地那。”他惊叹道:“没有人伴你”!我说:“没有,除安拉外,没有人陪我。”他抓住骆驼缰绳并牵着领路。以安拉发誓,我从没有碰到比乌斯曼更高贵的人。当我要下骆驼时,他会让骆驼跪下而他自己到灌木林后面。当我要骑骆驼时,他就把骆驼带近我,然后牵着骆驼。这样我们到了古巴(麦地那郊区),他告诉我艾布·晒莱买(-)住在那儿。他然后把我们交给我丈夫,而他自己返回麦加。以安拉发誓,没有人能忍受我在那一年所历经的艰难。”

看看翁买·晒莱买(-)对安拉的信仰和信任。她单枪匹马地踏上长远而危险的旅途。看看安拉怎样给她送去帮助。无疑安拉能委任任何人去帮助信任他的人,因众人之心都在他的控制下。
原则上,除为了安拉而迁移外,不允许女士单独长途跋涉。

6.海白尔战役中的女士
那时的女士,与男同胞们并肩战斗,具有与男同胞一样的牺牲精神,用自己的灵与肉在安拉之道中战斗,她们永不满足。

翁麦·基亚德(-)说:“在海白尔战役中,我与其她五位妇女上了战场。至圣(*)知道这件事后,派人来叫我们。他愤怒地说:“谁带你们来到这个地方?”我们说:“安拉的使者(*)啊!我们会针织,我们带来了药品,我们将给战士们提供箭头,我们照顾伤员,给他们准备食物。”至圣(*)同意我们留下。
那时的妇女被慈悯了我们时代的男人都不具有的精神,看看这些自愿上战场的妇女的勇气,她们在战场上做各种后勤服务工作。

翁买·晒里买(-)在怀孕期间参加了候奈尼战役,她带了一把匕首。至圣(*)问:“翁买·赛里买啊!带这匕首有何用?”她回答:“我用它刺杀接近我的敌人。”她也参加了乌候德战役,护理伤员。艾乃斯(-)说:“我看到艾沙合和翁买·晒里买(-)在战场上前后奔波给伤员供水。”

7.翁买·哈拉姆在赴向塞浦路斯的路途上
翁买·哈拉姆(-)是艾乃斯(一)的姑母。至圣(*)时常访问她。有时在她那里午休。一次他在她家中睡觉时,他笑着醒了。翁买·哈拉姆(-)说:“至圣(*)啊!你亲于我的父亲,告诉我什么使你不禁而笑。”
他说:“我梦见几个弟子穿过大海去圣战。他们坐在船上,犹如国王坐在王座上。”
翁买·哈拉姆(-)说:“安拉的使者(*)啊!你祈求使我也成为其中一员。”
他答复:“确实,你将是其中一员。”
他又睡了,第二次笑着醒来。哈拉姆(-)询问时,他说:“我又梦见更多的人穿过大海去圣战。”
翁买·哈拉姆(-)请他祈求使她也加入之。他说:

“不,你只与第一批人同去。”
在欧斯曼(-)执政期间,叙利亚长官穆阿威叶请求远征塞浦路斯岛。这个请求被欧斯曼(-)批准。翁买·哈拉姆与丈夫乌巴达(-)也参加了远征队伍。在返回途中,她掉下骡子,摔断了脖子而归真。她被葬在塞浦路斯。
看看翁买·哈拉姆(-)的精神,她曾要求参加两次远征。因她注定死在第一次远征中,至圣(*)没有为她祈求参加第二次远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79

主题

2

听众

361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0-7 17:45:11 |显示全部楼层
8.翁买·苏莱买的故事
翁买·苏莱买(-)是艾乃斯(-)的母亲。她在丈夫死后,抱着专心哺养孩子的念头而守寡了一段时间,然后嫁给艾布·台勒哈(-),并为他生了一个孩子叫艾布·乌买尔。至圣(*)惯于到她家与孩子玩。
一天,艾布·乌买尔病了,艾布·台勒哈在封斋。艾布·台勒哈(-)出去工作时,孩子死了。翁买·苏莱买(-)洗裹尸体后,放在床上。然后,她自己沐浴更换衣服。丈夫回到家开斋时,问她:“孩子怎样?”她答复:“他现在睡着了。”他就放心了。夫妻两人夜间同了床。他们在早晨起来后,有以下谈话。
翁买·苏莱买:“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艾布·台勒哈:“什么问题?”
翁买·苏莱买:“假若有人被委托一件事情,在需要时,他是否应交付受托之物。”
艾布·台勒哈:“他必须交付,他没有权力留下。”
翁买·苏莱买:“艾布·乌买尔是安拉委托给我们的,他已经收回了他。”
艾布·台勒哈(-)非常难过,他只说:“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他去见至圣(*)并说了这件事。至圣(*)为他祈求说:“安拉慈悯你昨晚与你妻子的同床。”
一弟子说:“我在有生之年看到了至圣(*)祈求的结果。因与妻子在那晚同床,艾布·台勒哈(-)得了一个儿子叫阿布顿拉,这位阿布顿拉有九个儿子,他们都是诵经师。”
要做到翁买·苏莱买(-)在儿子死时的镇定,需要很大的勇敢和忍耐。当丈夫在封斋和需要吃饭、休息时,她没有让丈夫知道儿子的死亡。”

9.翁买·哈毕白对待父亲的态度
穆民之母翁买·哈毕白(-)先与乌拜顿拉·本·扎哈沙结婚。她与丈夫一同迁移阿比西尼亚。丈夫叛教并以卡非勒而死。当她在阿毕西尼亚寡居时,至圣(*)通过乃古斯国王向她求婚。她答应了求婚并来到麦地那地与至圣(*)生活在一起。在穆斯林和麦加异教徒休战期间,她父亲艾布·苏富扬来到麦地那协商休战实施事宜,他去见翁买·哈毕白(-),当他准备坐在她的床上时,翁买·哈毕白(-)移开了床。他非常吃惊地说:“难道床不适于我或我不适于床?”
她答复:“这是至爱的至圣(*)的床,你是异教徒,不洁净,我怎能允许你坐在这张床上?”
艾布·苏富扬伤心地说:“自从你离开我们后,你变坏了。”
因对至圣(*)的极大尊敬,她不容忍不洁净的异教徒(纵然是她的父亲也罢)坐在至圣(*)的床上。
当她从至圣(*)得知正午前的十二拜拜功的美德后,她谨守这种副功拜。
她父亲艾布·苏富扬后来归信了伊斯兰教。在他死后的第三天,她要了一些香水洒在身上说:“我既不需要也不喜欢香水,我听至圣(*)说:“妇女受禁悼念死者(丈夫除外)超过三天,(丈夫的悼念期是四个月又十天),我用香水仅为了说明我不再哀悼父亲。”
她在临死之际,派人叫来阿绮舍(-)并说:“在分享至圣(*)的爱时,我们是竞争者,我们可能有冒犯,我原谅了你,请你也原谅我。”
阿绮舍说:“我肯定会原谅你,祈求安拉也怒饶你。”
她回答道:“阿绮舍啊!你使我非常高兴,祈求安拉使你永远高兴。”
相似地,她叫来翁买·晒勒曼(-)并求得了她的原谅。
同夫姐妹们之间的紧张关系是自然的,是众所周知的,翁买·哈毕白(-)在归真前要求姐妹们原谅她。她对至圣(*)的尊敬和爱戴从对待父亲的态度中不难看出。

10.宰乃拜的故事
穆民之母宰乃拜(-)是至圣(*)的表妹。她在伊斯兰教复兴不久就归信了。她先嫁给了载德,后者是至圣的释奴和义子,因此被称为载德·本·穆罕默德。载德没有处理好与妻子的关系而离婚。根据阿拉伯习俗,义子如同儿子,义子的遗霜或离婚妇女不能与养父结婚。至圣(*)为了铲除这种恶习,而向宰乃拜(-)提亲。宰乃拜(-)得到这个请求后,说:“让我向我的主咨询。”
她然后洗小净并礼拜。她的行为如此受到慈悯以致于安拉给至圣(*)启示了下述经文:
“当栽德与她离婚后,我使她与你结婚,信士们娶义子的离异妻子并无罪过,安拉的命令必须奉行。”(33:37)
当宰乃拜(-)知道了安拉启示了经文要她与至圣(*)结婚的喜讯后,她高兴地把当时佩带的各种珠宝答谢了传信者。她然后俯身叩头并发誓封斋两个月。她自豪于这种事实:至圣(*)的其他妻子们的婚姻是由亲属们作主;正如古兰经指出,她的婚姻由安拉作主。因阿绮舍(-)也自豪于是至圣最宠爱的妻子,她们俩人不时争风吃醋。尽管这些,当至圣(*)向宰乃拜(-)询问有关阿绮舍(-)的谣言时,她说:“我觉得阿绮舍(-)没有错。”看看她的诚实和刚正性格。假若她意欲,她能在最爱阿绮舍(-)的丈夫前损害对手的名誉、贬低她。相反,她却真诚地表扬她。
宰乃拜(-)是非常虔诚的女士,她时常斋戒并礼副功拜,她辛勤劳动以谋取生计,并把劳动所得全用于安拉之道。
在至圣(*)弥留之际,她的妻子们问他:“我们谁先去你陪同你?”他说:“长胳膊的那个人。”她们就用一根手杖量胳膊。然而,她们后来才知道长胳膊指乐于施舍,宰乃拜(-)确实是继至圣(*)后先归真的。
白拉宰(-)叙述:“欧默尔(-)决定从国库中付给穆民之母们年度生活补贴。他通过我给宰乃拜(-)送去了12000迪尔哈目。她以为这是送给她们几位的,便对我说:“欧默尔(-)应叫别人去分这些钱。”我说:“这只是付给你的年度补贴。”她要我把它放在墙根并盖上一块布。然后她提到一些穷寡妇及其亲属的名字,并要我给他们每个人一些钱。我给完后,布下面还剩下一些钱。我说了自己想得到一些钱的愿望。她说:“你把剩下的钱全部拿走。”我一数钱,共八十四迪尔哈目。她然后伸手祈求说:“安拉啊!使这些钱远离我,因它带来了诱惑。”她死于付下一年度补贴之前。当欧默尔(-)得知她施舍钱后,送给她1000迪尔哈目去弥补个人需要,但既便这点钱她也及时施舍了。虽然在她的生活后期,穆斯林征服了大量领地,财富不断地涌进麦地那,然而除了住房外,她没有留下财富或衣物,她因乐于施舍而被称作“穷人的避护者。”
一位妇女叙述:“我与宰乃拜(-)用红染料染衣服时,至圣(*)来了,当他看到我们染衣服后又出去了。宰乃拜(-)感到至圣(*)或许不喜欢我们染的这种颜色,她立即清洗所有染过的衣服,直到洗掉全部颜色。”
人人都知道女人对财富和颜色的喜爱。但是看看这些女士,她们把手头的财富全用完,在看到至圣(*)的一丝不悦后,会放弃任何颜色。

11.罕晒激励她的儿子们勇敢战斗
罕晒(-)是一位著名女诗人,她在麦地那与一些同族人归信了伊斯兰,伊本·阿斯尔写道:“文学界公认罕晒是优秀的阿拉伯女诗人,历史上没有女人写的诗比她的好。”
伊历16年,欧默尔(一)执政期间,在穆斯林与波斯人的著名卡迪西亚战役中,罕晒与四个儿子并肩战斗,在战斗前夕她这样激励儿子们:“我的儿子们啊!你们信仰了伊斯兰教并实现了你们自己的愿望。以安拉发誓,除他外没有主宰,你们是同一父亲的儿子,正如你们是同一母亲的儿子。我从没有背叛你们的父亲,也没有损害你们舅父的名誉。我从不允许危害你们的高贵出身,也没有污染你们的门弟。你们也知道,安拉为那些在他的道路中与不信仰者战斗的人所许诺的回赐。你们必须记住后世的永久生活远远优于今世的短暂生活。安拉在经典中说:“信士们啊!忍耐并在艰难中竞争,坚定你们的信仰,履行你们对安拉的义务以便你们成功。”(3:200)你们明早起来后,准备在战场上奉献。上前线寻求安拉的帮助。当你们看到信号弹后,冲进敌营向敌人首领挑战。托靠安拉,你们将以荣誉和成功在天园中得到你们的住宅。”
第二天,在战事高潮时,她的四个儿子冲进敌营,他们接而连三地向敌军进攻并诵读着母亲的散文诗,战斗到生命的最后时刻。当母亲得到消息后,说:“知感安拉,他以他们这样的烈士荣耀了我,我希望安拉使我和他们在他的仁慈的绿荫下团圆。”
这就是那时的母亲形象。她激励儿子们冲进战争的火焰。当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时,她赞颂和感谢安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79

主题

2

听众

361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0-7 17:46:28 |显示全部楼层
12.苏菲娅杀死一犹太人
苏菲娅(-)是至圣(*)的姑母,是哈木宰(-)的亲妹妹。她参加了乌候德战役。当穆斯林战败和有些人逃离战场时,她用长予对准他们并劝他们返回战场战斗。
在战壕战役中,至圣(*)把穆斯林妇女们集中在一个城堡中并委派候赛因·本·晒毕特保护她们。总想找机会做坏事的犹太人,包围了这个地方并派了一人去侦探这些妇女中有没有男人。苏菲娅(-)恰好看到了一个犹太人走近城堡,便对候赛因(-)说:“有个犹太人来搞间谍活动,你出去杀了他。”候赛因(-)胆小怕事,没有胆量这样做。苏菲娅(-)拿起支帐蓬的桩走出城堡,重击那个犹太人的头部并当场杀死了他。她回来对候赛因(-)说:“那个人死了,我因怕羞而没有脱他的衣服和解下他的武器。你现在出去解下他的所有东西,并割下他的头颅带回来。”
候赛因(-)如此弱心肠以致于不敢这样做。她自己又出去带来了那颗头颅并把它从墙扔到犹太人中间。当他们看到人头后,说:“我们奇怪,穆罕默德(*)怎能只丢下这些妇女,其中确有男人保护她们。”苏菲娅(-)死于伊历20年,享年73岁。战壕之战发生于伊历5年,因此那时她58岁。如今58岁的妇女很难做家务工作。看看苏菲娅(-)怎样一人杀死一个犹太人。

13.艾斯玛与至圣(*)交谈为妇女准备的回赐问题
艾斯玛·宾特·亚基德·安萨里(-)找至圣(*)说:“安拉的使者(*)啊!你比我的父母还亲。穆斯林妇女们委任我来与你探讨有关她们的事宜。你确实是安拉为了世人而派遣的使者,我们绝大多数时间待在房子内。我们仅满足男人的欲望、为他们哺养孩子和料理家务。尽管这些,男人们在我们不能做的事业上所得的回赐超过我们。他们在清真寺跟哲玛尔提礼拜如聚礼、慰问病人、参加葬礼和一次次朝觐,除此外,还在安拉之道中战斗。当他们朝觐或圣战时,我们看管他们的财产、哺养他们的孩子并为他们织布。难道我们不能分享他们的回赐吗?”
至圣(*)示意众弟子坐在周围,说:“你们是否听到过比这更好的问题?”
圣门弟子答复:“安拉的使者啊(*)!我们没有想到一位妇女能提出这种问题。”
至圣(*)对艾斯玛(一)说:“倾听并转告那些委托你的妇女们,当一位妇女为获得丈夫的喜悦和完成家务工作他时,她得到的回赐与丈夫在安拉之道服务所得的回赐一样多。”
艾斯玛(-)得到了这个答复后,非常高兴地走了。
服从和善待丈夫是妇女的一笔巨大财富,假若她们知道它的价值所在。
圣门弟子(一)对至圣(*)说:“外国人在国王和首领前俯首,你比他们更值得这种尊敬。”他说:“不,假若允许在除安拉外的其他人前俯首,我要妇女在丈夫前俯身。”他然后说:“以掌握我生命的主宰发誓,妇女在完成对丈夫的义务之前,不能去履行对安拉的义务。”
一则圣训叙述,一头骆驼曾在至圣(*)前叩头,圣门弟子(-)看到此景后,说:“这头骆驼都能在你面前俯首,我们为何不该有这种荣幸?”他答复说:“不,假若允许人们在安拉之外的其他人面前叩头,我会要求妻子在丈夫之前叩头。”至圣(*)还说:“在临死之际得到丈夫喜悦的妇女,直接进入天园”。“假若丈夫不喜欢妻子,则她受到天使们的指责,她应远离丈夫一夜”。“两种人的拜功很难从他们升上天空,这两种人是出逃的奴隶和不服从的妻子”。

14.翁麦·安玛拉的故事
翁麦·安玛拉(-)是在很早期就归信伊斯兰的一位女辅士。她是在阿格白向至圣(*)发誓孝忠者之一。阿语“阿格白”意指一个狭谷。在伊斯兰早期,新穆斯林受到古莱氏人的残酷迫害。他们设置各种障碍反对宣传伊斯兰教。因此至圣(*)安全秘密地履行他的使命。来自麦地那到麦加朝觐的人总在米纳山附近的一个狭谷中秘密地归信伊斯兰教,以免古莱氏人知道。她是来自麦地那的第二批人之一。她参加了迁移之后所进行的大多数战役,参加了乌候德、候德比叶、海白尔、umratulqadha、候奈尼和牙玛玛战役。
在乌候德战役中,她时年四十三岁,她的丈夫和两个儿子也参加了那次战役。她扛着盛满水的皮袋去乌候德。开始,穆斯林占上风,但不一阵儿时过运转,敌人占了上风。她到至圣(*)面前时,敌军正再三进攻他,当有人靠近至圣(*)时,她就挡住。她的手腕上缠满了纱布去救护伤员。她自己受伤十二处,其中之一非常严重。翁买·赛义德(-)说:“我看到翁麦·安玛拉(-)肩膀上有一个很深的伤口,我问她是怎样受伤的,她说:“我在乌候德受伤。当人们逃跑时,我看见伊本·古麦叶向我们跑来并喊叫:“穆罕默德(*)在哪儿?请告诉我,他在哪儿?今天我与他不共戴天”。我、穆塞毕·本·欧默尔和其他一些人拦截他,他在我的肩膀上砍了这个深刀口,我也向他进攻,但他穿着双层铠甲逃脱了。”
经过一年治疗,伤口仍然没有愈合。这时,至圣(*)决定远征哈木拉·乌勒·阿塞德,翁麦·安玛拉(-)也决定参加远征。但她因伤口仍未愈合,而没能参加。当至圣(*)远征归回时,就直接去访问翁麦·安玛拉(-),看到她有所好转后至圣(*)非常高兴。
她说:“实际上,我们在吴候德伤残很严重。敌人有劲旅骑兵。而我们只徒步战斗。假若他们也徒步,那才是公平战斗。当有人骑马来进攻我时,我就挡住了他的剑;当他转回时,我从后面进攻他的马并砍马腿,使马和骑兵都倒下。此时,至圣(*)叫我的儿子,我儿子跑过来帮助我,我俩及时结果了那个骑兵。”
她儿子阿布顿拉·本·栽德(-)说:“我的左胳膊受伤并不断地流血。至圣(*)对我母亲说:“给他打条绷带。”我母亲拿出绷带包住我的伤口,并说:“儿子,去与异教徒战斗”!至圣(*)看到此景后说:“翁麦·安玛拉啊!谁有你这种勇气?”
至圣(*)这时为翁麦·安玛拉及其家属不断地祈求。翁麦·安玛拉说:“我与至圣(*)站在一起时,一个敌人在我前面走过,至圣(*)对我说:“翁麦·安玛拉啊!他就是砍伤你儿子的那个人。”我进攻他并刺伤了他的大腿,他倒下了,然后我们上前结果了他。至圣(*)笑着说:“翁麦·安玛拉为儿子报了仇。”当至圣(*)为我们祈求时,我对他说:“安拉的使者(*)啊!祈求使我们能在天园中伴随你”。他做了这个祈求,此后我几乎不顾及在今世遇到的一切事情。”
如前所述,她以这种热情和精神参加了许多次战斗。至圣(*)归真后,她参了与叛徒作战的残酷的亚玛玛战役。她失去了一肢胳膊并受伤十一处。她参加乌候德战役时四十三岁,参加亚玛玛战役时五十二岁。她这种年龄的人在这些战役中的英勇事迹确实是奇迹。

15.翁买·哈克姆的故事
翁买·哈克姆(-)是艾克里买·本·艾毕·扎合莱的妻子。她在敌方参加过乌候德战役。攻克麦加后她归信了伊斯兰。她非常爱她的丈夫,而丈夫因其父的缘故还不是穆斯林,他父亲是伊斯兰的恶敌。攻克麦加后,她丈夫逃到也门。她向至圣(*)寻求,得到了对她丈夫的赦免并去也门劝他回家。她告诉他:“你只有投靠穆罕默德(*),才能确保安全。”她然后与他在一起回到麦地那,艾克里买归信了伊斯兰,夫妻幸福地生活。他俩在艾布·伯克尔(-)执政期间参加了征服叙利亚的战争。艾克里买在战场中牺牲。她然后嫁给了另一位圣战战士哈里德·本·赛义德(-),那正是在买利加·乌斯·晒夫里,她丈夫要与她同房,她说:“前方有聚结的敌军,我们应在赶走他们后再同房。”他说:“我保证不了能否幸存。”他俩然后在这个地方的一帐蓬内第一次同房。第二天,哈里德(-)安排宴席时,敌方凶猛攻击,他牺牲了。翁买·哈克姆(-)收拾了帐蓬和其它行李,拿起支帐蓬的木桩与敌人战斗,她共杀了七个敌人。
在战场上,别提妇女,男人也不愿意在那种环境下结婚。看看她在战场上的婚礼及与敌人的战斗!她不去悼念亡故的丈夫。而单枪匹马冲进敌营杀了七个敌人,难道这不足以说明那时妇女的强劲信仰吗?

16.苏敏叶光荣牺牲
苏敏叶(-)是安玛尔(-)的母亲,他的故事我们已在第五章读过。正如儿子安玛尔(-)和丈夫亚斯尔(-),她在伊斯兰事业中忍受了各种艰难。尽管这些磨难,她丝毫没有减少对伊斯兰的热爱和奉献。有一次,苏敏叶(-)站着时,艾布·扎合莱路过,他恶言攻击她,然后用长矛对准她的私下部位刺过,她因此而死亡,她是为了伊斯兰事业而殉难的第一位烈士。
这些女士的忍耐、不屈不挠和牺牲的精神确实值得羡慕。被赐于伊斯兰精神的人,在迎接艰难时,会临畏不惧。我们听到数以万计的人为了一种或其它事业而死。只有为了安拉的事业而死才能带来后世的永久幸福和慰籍。为了物质利益而失去生命的人真是祸不单行,既丧失了今世幸福,也丧失了后世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79

主题

2

听众

361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0-7 17:46:54 |显示全部楼层
17.艾斯玛·宾特·艾布·伯克尔的故事
艾斯玛·宾特·艾布·伯克尔(-)是艾卜·伯克尔(-)的女儿,阿布顿拉·本·助白尔(-)的母亲和艾沙(-)的同父异母姊妹。她是同时代的著名妇女。她十八岁时归信伊斯兰,伊历元年时她二十七岁。迁移后,至圣(*)和艾布·伯克尔(-)已安全到达麦地那,他们派栽德(-)和其他弟子从麦加带回家属们。艾斯玛与艾卜·伯克尔的家属一起来到麦地那。到古巴时,她生了阿布顿拉·本·助白尔(-),他是迁移后降生的第一位穆斯林婴儿。她说:“我与助白尔结婚时,他既无积蓄也无任何财产,仅有一头用于驮水的骆驼和一匹马。我给它们添饲料和枣核。从井中打水,当需要时,我自己修水桶,也做其它家务。其中,喂马是最难的工作。我不善于烹饪,因此,我把面合好拿到邻居女辅士家中,她为我烤面包。我们到麦地那后,至圣(*)分给助白尔(-)一块离城两英里远的地,我从那儿用头扛回枣核。一天,我这样返回时,在路上碰到至圣(*)和一些辅士,他停下骆驼,我看出他想要我骑上骆驼,但我害羞于与男人们同行,也知道助白尔(-)对此非常敏感。至圣(*)理解我的犹豫而留下了我。我回到家后,告诉了助白尔(-)这件事:由于我害羞和他的敏感,我没有答应至圣(*)的要求。他说:“以安拉发誓,我更神经过敏于你如此长距离地搬运货物,但是我帮不了你。”(事实上,圣门弟子总在安拉之道中奋斗,所有这些工作不得不由家属们来完成)。后来,艾布·伯克尔(-)转来了至圣(*)曾给他的一个奴隶。因此我摆脱了喂马。这项工作对我确实很难。

18.艾斯玛抚慰祖父
艾布·伯克尔(-)在陪伴至圣(*)迁徙麦地那时,认为至圣(*)需要钱便带走了全部金钱,共计六千迪里哈姆。他离开家后,他父亲艾布·嘎哈法(他是盲人,还没有归信伊斯兰)来表达了对孙女的同情。
艾斯玛(-)说:“我祖父对我说:“你父亲迁徙麦地那打击了你,他带走了所有的钱把你进一步推向困境。”我说:“不,祖父,别担忧,他给我们留下了很多钱。”我捡了一些卵石,并把它们放到我父亲惯于贮钱的地方,并在盖上了一块布,把祖父带来并把他的手拉到布上面。他认为确实是钱,并奇叹地说道:“你父亲还为你留了些钱生活,真不错。”以安拉发誓,我父亲没有留下一枚银钱:我这样做仅是为了安慰祖父。”
看看这位勇敢的穆斯林姑娘,严格地讲,她比祖父更需要安慰。按照常规,她应向祖父报怨贫困并赢得他的同情,因在麦加再没有人愿意帮助或同情她。但安拉给那时的每位穆斯林赐于了这种精神以致于他们的作为确实令人惊讶和值得模仿。
艾布·伯克尔(-)原来很富裕,但是他总在安拉之道中慷慨施舍。在塔布克战役时期,他捐献了全部财产(我们已在第四章中读过这个事迹)。至圣(*)说:“没有人的财富比艾布·伯克尔(-)的财富更使我受益。除艾布·伯克尔(-)外,我补偿了所有其他人的财与情,他应由安拉亲自弥补。”

19.艾斯玛的施舍
艾斯玛(-)在安拉之道慷慨施舍。在早期,她惯于计划着仔细施舍。一次至圣(*)对她说:“艾斯玛啊!别贮存和算计,在安拉之道中慷慨施舍吧!”
此后,她大方地施舍,她劝自己的女儿们和女奴们说:“在为安拉之道施舍之前,别等待任何额外或其它需要。随着需要不断增加,富裕会越来越远,为安拉之道施舍的时间永远不会来临。记住你不会因施舍而贫穷。”
虽然这些人贫穷和拮紧,然而他们慷慨施舍。今天穆斯林报怨贫穷,但是他们很少有人穷到圣门弟子的地步。我们已经读过,圣门弟子们不得不数日不进食、他们在腹下系住石块以减轻饥饿带来的痛若。

20.至圣(*)的女儿宰乃拜的故事
宰乃拜(-)生于至圣(*)与哈帝彻(-)婚后第五年,那时至圣(*)三十岁,她成年后就归信了伊斯兰。她嫁给了她堂兄艾布勒·阿斯·本·拉毕,她丈夫在白德尔战役时在古莱氏方面参战并被穆斯林俘虏了。
当古莱氏人为使他们的战俘得到释放而付赎金时,宰乃拜(-)把母亲哈帝彻(-)陪给她的项链做为释放丈夫的赎金。至圣(*)看到这条项链时,思念哈帝彻之情油然而生,并泪满盈眶。与圣门弟子商量以后,他把项链还给了宰乃拜(-),并释放了她丈夫,条件是艾布勒要把宰乃拜送到麦地那。她丈夫请兄弟卡乃乃把宰乃拜(-)带出麦加城并转交穆斯林护送。当宰乃拜和卡乃乃骑着骆驼走出麦加城时,古莱氏人派人去阻截他们。她表兄哈巴尔·本·艾斯外德向她刺了一长矛,她受伤而掉下骆驼,当时她有身孕并流产。卡乃乃向拦截者回击,艾布·苏富扬对他说:“我们不能容忍穆罕默德(*)的女儿公开离开麦加。让她回来,过几天你悄悄地送她出去。”卡乃乃同意了,宰乃拜(-)几天后被送出麦加城。她受伤而疼痛了很长时间,最后在伊历八年她因此而死。至圣(*)在她死时说:“她是我最好的女儿,她因我遭受了许多灾难。”至圣(*)亲手埋葬了她,他准备把她放进坟墓时非常难过,他从坟墓中上来后,非常平静。圣门弟子(一)询问此事,他说:“考虑到宰乃拜的可怜,我祈求安拉免除她坟墓中的痛若,安拉答应了我的祈求。”仅仅想一想,既使是为了伊斯兰事业而献身的至圣(*)的女儿,也需至圣(*)的祈求去克服坟墓中的困难。我们这些身陷罪恶的人情形如何呢?我们应时常寻求在坟墓中的护佑。至圣(*)总祈求安拉保佑他免受坟墓中的恐惧。这是他对追随者的指导:“安拉啊!以你的特恩和伟大保佑我们免受坟墓中的恐惧。”

21.茹班依的高度境界
茹班依·宾特·穆阿威兹(-)是一位辅士妇女,参加过许多次圣战。她在战场上护理伤员和料理尸体。她在至圣(*)迁移麦地那之前就归信了伊斯兰。她结婚时,至圣(*)已迁移到麦地那,至圣(*)出席了她的婚礼,她为此而荣耀。至圣在她家中听到有几个女孩唱一首关于白德尔战役的诗句,其中一句诗的意思是:“我们中间有至圣(*),他知道明天要发生的事情。”他制止了她们唱这种歌词,因除安拉处,谁也不知道未来发生的事情。
茹班依的父亲是在白德尔战场中杀死艾布·扎合莱的人之一。众所周知,艾布·扎合莱是伊斯兰的恶敌。有一个叫阿斯玛的妇女,惯于给女人们卖香水。当有人给她介绍茹班依是穆阿威兹的女儿时,她惊叹说:“噢,你是杀死自己头领那个人的女儿。”
茹班依不能容忍艾布·扎合莱这种恶人被看作她父亲的头领,因此反驳说:“不,我是杀死自己奴隶的那个人的女儿。”阿斯玛不喜欢这样称呼艾布·扎合莱的,便愤怒地说:“我卖给你香水是非法的。”茹班依反击一戈:“我从你那儿买香水是非法的,我在你的香水中只闻到恶臭味。”
茹班依说:“我说后一句话只为刺激她。”看看她对伊斯兰的灵敏度和感情。她不能容忍伊斯兰的敌人被说成是头领。我们穆斯林奉承伊斯兰的公开敌人。当有人提醒他们时,他们称之为心胸狭隘。至圣(*)说:“别把伪信士称作头领,当你们把他称作头领时,你们恼怒了安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79

主题

2

听众

361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0-7 17:48:47 |显示全部楼层
22、穆民之母们的生活模型
每位穆斯林都想了解(也应该知道)至圣(*)的家属们。因此,下述她们的简历。圣训学家和历史学家都主张,先后有十一位女士有幸成为至圣(*)的妻子。

(1)哈帝彻(-)是其中的第一位
那时,她时年四十,而至圣(*)年仅二十五岁。至圣(*)的孩子中,除儿子易卜拉欣外,都是她生的。
她先与外尔嘎·本·乃乌法勒定婚,但这桩婚姻没有实现。她的第一位丈夫是艾提齐·本·阿艾兹。她给他生了一个女孩叫辛德。辛德成人后归信了伊斯兰,她生了许多孩子。艾提齐死后,哈帝彻(-)嫁给了艾布·哈莱并为他生了两个小孩:辛德和哈莱,辛德活到阿里执政时期。艾布·哈莱死后,至圣(*)首次结婚并娶了她。她死于至圣(*)为使十年的斋月份,时年六十又五。他非常爱她,在她在的有生之年没有娶其她女子。她甚至在伊斯兰之前也以“台黑拉”(纯洁的)闻名。因此她为其他丈夫所生的小孩被称作白奴·台黑拉。她的美德在圣训中广泛流传。至圣(*)亲手把她放进了坟墓。

(2)晒乌代(-)
晒乌代·宾特·栽玛·本·该斯(-)早先嫁给了她的堂兄苏克兰·本·阿玛尔。夫妻双方归信伊斯兰并迁移到阿比西尼亚,苏克兰死于阿比西尼亚,晒乌代(-)寡回麦加。至圣(*)在哈帝彻(-)死后,在同年的十月份娶了晒乌代(-)。我们知道至圣(*)在拜功中的专注。晒乌代(-)曾在台哈助得拜功中跟随他礼。第二天她对他说:“安拉的使者(*)啊!昨晚,你在鞠躬中站了那么长时间以至于我流鼻血”(她体胖,这使她过度劳累)。
至圣(*)曾想与她离婚(那时,阿绮舍(-)也与至圣(*)结婚了),她说:“安拉的使者(*)啊!我准备放弃我的权利并让给阿绮舍(-),但我不愿被你离掉。我希望在天园中是你的妻子之一。”至圣(*)默认了这种建议。她死于伊历55年,时值欧默尔(-)执政末年。
有另一位同名的古莱氏妇女,她是有六个孩子的寡妇。至圣(*)向她提亲,但她说:“安拉的使者(*)啊!对我而言,你在今世比任何人都可亲,但我不愿使我的孩子们成为你的障碍”。他善解人意,因此放弃了提亲之事。

(3)阿绮舍(-)
阿绮舍(-)也在至圣(*)为使10年的10月份嫁给了至圣(*)。她生于至圣(*)为使的第4年,6岁定婚,但实际上在迁移后,她由父亲送给至圣(*),她时年9岁。至圣(*)归真时,她才18岁。她死于伊历57年9月17日,时年66岁。在临死之际,她希望能与其他穆民之母一样被葬在公墓,虽然她能被葬在至圣(*)的墓旁,至圣(*)的墓在她的房子中。她是至圣(*)的妻子中唯一先前没有婚史的女士。至圣(*)的其她妻子在成为穆民之母之前,或寡居或离异(有的甚至曾结婚几次)。阿拉伯妇女认为在10月份结婚是一个坏征兆。阿绮舍(-)说:“我在10月份定婚,我被送去与至圣(*)一起生活时也在10月份,至圣(*)的哪位妻子比我更多地受慈悯了他的爱和安拉的恩惠?”
哈帝彻(-)死后,好莱·宾特·哈克姆对至圣(*)说:“难道你不愿意再结婚?”
至圣(*):“我能与谁结婚?”
好莱:“我知道一位淑女与一位寡妇。”
至圣(*):“说出她的名字。”
好莱:“淑女是阿绮舍(-),你的挚友艾布·伯克尔(-)的女儿;寡妇是晒乌代·宾特·栽玛。”
至圣(*):“好吧!你去说亲。”
好莱然后去找阿绮舍(-)的母亲翁买·鲁斯,并对她说:“我给你的家庭带来了喜讯。”
翁买·鲁曼:“是什么?”
好莱:“至圣(*)派我来给他向阿绮舍提亲。”
翁买·鲁曼:“阿绮舍是他侄女,怎能嫁给他呢?让我和她父亲商量一下。”
那时,艾布·伯克尔(-)不在家。他回来后,好莱也向他说明了这个提亲,他也表达了这一难处。好莱(-)返回到至圣(*)处向他报告了他们的难处。至圣(*)说:“艾布·伯克尔(-)是我的挚友和教友,但这并不妨碍我娶他女儿。”
好莱(-)返回告诉了艾布·伯克尔(-),他非常高兴地把至圣(*)叫到家中,并给他俩念了“尼卡哈”。几年后,至圣(*)迁移到麦地那时,艾布·伯克尔(-)对至圣(*)说:“你为何不与你妻子阿绮舍共同生活?”他说:“我必须先做一些准备工作。”
艾布·伯克尔(-)便给了他一些钱以安排生活必需品。阿绮舍在伊历1年或2年10月份与至圣(*)开始共同生活,始于艾布·伯克尔的家中。
至圣(*)的这三次婚姻都在迁移之前,其她妻子都是在麦地那娶的。

(4)哈福赛(-)
哈福赛(-)是欧默尔(-)的女儿,她在至圣(*)为使前的第五年生于麦加。她先嫁给了胡乃斯·本·胡栽法(-),胡乃斯是早期穆斯林之一。他迁徙阿比西尼亚,然后到麦地那,他参加了白德尔战役,并在白德尔战役中严重受伤,并在伊历1年或2年因此死亡。哈福赛(-)也与她丈夫一起迁至麦地那,她丈夫死后,欧默尔(-)找艾布·伯克尔(-)说:“我想把哈福赛嫁给你。”艾布·伯克尔(-)沉默不言。当时,至圣(*)的女儿,欧斯曼(-)的妻子茹干亚(-)死了,欧默尔(-)就找欧斯曼(-)给他提哈福赛(-)这门亲事,他推辞说:“我现在不想结婚。”欧默尔(-)向至圣(*)报怨这件事,至圣(*)说:“我告诉你哈福赛的一个比欧斯曼更好的丈夫,和欧斯曼(-)的一个比哈福赛更好的妻子。”他然后娶哈福赛为妻子,而把他自己的女儿翁买·库勒苏姆(-)嫁给了欧斯曼(-)。艾布·伯克尔(-)后来对欧默尔(-)说:“你要我娶哈福赛时,我保持了沉默,因至圣(*)曾给我说了娶她的想法。我既不能接受你的提议,也不能给你泄露至圣(*)的秘密。因此我沉默了,假若至圣(*)改变了他的想法,我会乐意娶她的。”
欧默尔(-)说:“艾布·伯克尔(-)的沉默,实际上比欧斯曼(-)的拒绝更令我震惊。”
哈福赛(-)是一位很虔诚的妇女,她非常注意拜功。她总在白天封斋、在夜间礼拜。一次,至圣(*)因故不喜悦哈福赛,甚至说出了要与她离婚的想法。欧默尔(-)对此非常震惊,哲布莱依莱(+)来对至圣(*)说:“安拉要你领回哈福赛,因她总在白天封斋、在夜间礼拜,安拉也要你顾及欧默尔(-)的面子”。
至圣(*)然后领回了她,她死于伊历45年3月,享年63岁。

(5)宰乃拜·宾特·胡赛买(-)
宰乃拜(-)是至圣(*)娶的下一位妇女。关于她的婚史,有不同的叙述。根据一则叙述,她先嫁给了阿布顿拉·本·扎合沙(-),正如我们在第七章所读,他在乌候德战役中殉教。根据另一叙述,她先嫁给了图夫勒·本·艾勒·哈里斯,离婚后,她又嫁给了他的兄弟乌拜达,他在白德尔战役中殉教。至圣(*)在伊历3年斋月娶了她,她与至圣(*)仅仅共同生活了8个月,她死于伊历4年5月。宰乃拜(-)和哈帝彻(-)是至圣(*)的妻子中死于至圣(*)时代的,其他妻子们都死在他之后。宰乃拜(-)甚至在信仰伊斯兰前就慷慨济贫,被称作“穷人之母”。
她死后,至圣(*)娶了翁麦·晒力买。

(6)翁麦·晒力买(-)
她是艾布·乌买叶(-)的女儿,她先嫁给了以艾布·晒力买(-)著称的堂兄阿布顿拉·本·阿布杜勒·阿塞德(-),夫妻双双在很早期就加入了伊斯兰,并因古莱氏人的迫害而迁移阿比西尼亚。在背井离乡中,她生了一个儿子叫晒力买。从阿比西尼亚返回后,举家迁移麦地那。有关晒力买全家向麦地那迁移的故事在前面已经提过。到麦地那后,翁麦·晒力买(-)又生了儿子欧默尔和两个女儿杜拉和宰乃拜(-)。艾布·晒力买(-)是第11位归信伊斯兰的男人,他参加了白德尔和乌候德战役。在乌候德战役中,他严重负伤,好长时间都没治愈。伊历4年,至圣(*)派他远征,在返回途中,他的旧伤复发并因此而死于伊历4年2月份。当时翁麦·晒力买(-)有身孕,她丈夫死后,她生了宰乃拜。等待期满后,艾布·伯克尔(-)向她求婚,但她拒绝了。
后来,至圣(*)向她求婚,她说:“安拉的使者(*)啊!我有好几个小孩,我生性脾气大。除此外,我的所有亲属都在麦加城,得到他们的许可是必需的。”
至圣(*)说:“安拉将照顾你的孩子们,你的暴燥性格将消失,你的亲属中没有人会反对这桩婚事。”
她然后请她的(长)儿子晒力买作主把她嫁给至圣(*),她在伊历4年10月底结婚。
她说:“我听自至圣(*),患难的人应念下述祈求词:“安拉啊!赐给我比失去的更好的事物,以弥补我的痛若。”然后安拉会答应这个祈求。艾布·晒力买(-)死后,我总这样祈求,但我没有想到比他更好的丈夫,直至安拉安排我与至圣(*)结婚。”
阿绮舍(-)说:“翁买·晒力买(-)因其漂亮而著名。有次我设法去见她,我看到她比我听到的还要漂亮,我也说给了哈福赛,但她说:‘以我之见,她没有人们所说的那么漂亮。’”
她是至圣(*)的妻子中,最后一位去世的,她死于伊历59或62年,享年84岁。若此,她生于至圣(*)为使前9年。
如前所述,宰乃拜·宾特·胡栽法(-)去世后,至圣(*)娶了她,她住在宰乃拜的房子中。她房中有手磨、水壶、泥罐子中的大麦,她磨了些大麦面,并与油合后煮了顿饭,这是她与至圣结婚的当天为他煮的第一顿饭。

(7)宰乃拜·宾特·扎合沙
她是至圣(*)的表妹,至圣(*)把她嫁给了义子栽德·本·哈里撒,栽德与她离婚以后,她奉安拉的命令与至圣(*)结婚,正如苏莱“艾合宰卜”所述。这在伊历5年,她时年35岁。因此她生于至圣(*)为使前17年。她总自豪于这种事实:至圣(*)的其他妻子们与他的婚姻是由她们的监护人操办的,而安拉亲自为她定了这桩婚姻。当栽德与她离婚和她完成了等待期后,至圣(*)向她提亲,她说:“在我与安拉协商之前,我不能发言。”她洗了小净,礼了两拜拜功。并向安拉祈求说:“安拉啊!至圣(*)向我提亲,假若我胜任这种荣誉,那么求你同意我与他婚姻吧!”
安拉启示下述经文,以此应答她的祈求:“当栽德与她离婚以后,我使她与你结婚,信士们娶义子的离异妻子并无罪过,安拉的命令必须奉行。”(33:37)
听到这则启示的喜讯以后,她叩谢安拉。至圣(*)为这桩喜事按排了盛筵,他宰了一只羊,以羊肉咖喱面包招待客人。人们成群结队前来赴宴。宰乃拜(-)在安拉之道中慷慨施舍,她亲手劳动致富并把全部收入都施舍了。关于她,至圣(*)有预言:“在我死后,我的长手妻子首先与我相会。”
他的妻子们认为是指胳膊的实际长度,而开始量胳膊,晒乌代(-)的手最长。宰乃拜(-)去世后,至圣(*)所用喻语的意思才为世人所知。她经常封斋,她死于伊历20年。欧默尔(-)主持了她的葬礼,她享年50岁。

(8)朱外利娅·宾特·乌勒·哈里斯(-)
朱利娅是玛斯台里其族首领哈里期的女儿,嫁给了穆赛夫·本·晒夫婉。
她在穆莱依西战役中,成为穆斯林的大批战俘这一。她分配给洒毕特·本·该斯(-),他要360迪尔哈姆赎金释放她。她找至圣说:“安拉的使者(*)啊!我是哈里斯的女儿,他是酋长,你知道我的故事。洒毕特要的赎金太多了,为此我来向你求助。”
至圣(*)同意为她支付赎金并释放了她,同时向她提亲。她高兴地同意了这桩婚事。她在伊历5年与至圣(*)结婚,因这桩姻缘,玛斯台里其族的俘虏,约一百个家庭,都被穆斯林释放。他们说:“这族人因与使者(*)的关系而如此荣耀,不应为奴。”
这是至圣(*)的所有婚姻中最高贵的大赦。朱外利娅非常漂亮动人。在成为战俘的3天前,他梦见来自于麦地那的一颗月亮落到了她的下摆。她说:“当我被俘时,我希望梦境成真。”
她与至圣(*)结婚时年仅20年。她在伊历50年3月死于麦地那,享年65岁

(9)翁麦·哈毕白(-)
她是艾布·苏富扬的女儿,先前在麦加与乌拜顿拉·本·扎合沙结婚。夫妻双双归信伊
斯兰,并因古莱氏人的迫害而迁移到阿比西尼亚。一夜,她梦见丈夫形象丑恶难看,第二天
她知道他成了基督徒。然而,她仍然是穆斯林,因此与他分居,她背井离乡、孤独一人。但是安拉不久就弥补了她的损失,至圣(*)通过国王乃古斯向她提亲,国王派一个叫艾布拉哈的女人给她捎信。她听到这则喜讯后非常高兴以致把自己的手镯及其它手饰都送给这位妇女,以示感谢。国王乃古斯代表至圣(*)出席“尼卡哈”仪式。并给她四百迪纳尔和其它礼品做为嫁装。他设宴款待出席订婚仪式的人。古斯然后把她、嫁装和其它礼品如香水等送到麦地那,这桩婚姻完成于伊历7年(那时她父亲还不是穆斯林)。她最可能死于伊历44年。

(10)索菲娅(-)
她是穆撒(+)的兄弟哈伦的后代罕依的女儿,她先嫁给了晒力买·本·米施卡姆,然后在海白尔战役时嫁给卡乃乃·本·艾毕·胡该齐。卡乃乃战死后,她被穆斯林俘虏。达合亚·克尔毕需要一奴仆,至圣(*)就把她分给他,这时,另一圣门弟子走近至圣(*)说:“乃则尔族和古莱宰族(麦地那的犹太人民族)看到犹太人首领的女儿被用作奴仆时会不高兴,因此我们建议你娶她为妻子。”
至圣(*)替她给达合亚付了一定数额的赎金,并对索菲娅说:“你现在自由了,随你方便,你可以回到你的部落或成为我的妻子。”
她说:“我是犹太徒时,就渴望陪伴你;现在我是穆斯林,能离开你吗?”
她或许参照自己曾梦见一部分月亮落到她的下摆这个事实,当她把这个梦境告诉卡乃乃时,他痛击她的脸部以致于她的眼睛充满了血迹。他说:“你似乎想成为麦地那国王的妻子。”
当她把这个梦或相似梦境告诉她父亲时,他也这样对待她。她再一次梦见太阳落在她的胸部,她把这个梦境告诉给丈夫时,他说:“你似乎想成为麦地那的王后。”
她说:“当我与至圣(*)结婚时,我才17岁。”
当至圣(*)从海白尔战役返回的第一程扎营中,她就与至圣共同生活了。第二天早晨,他对圣门弟子说:“我请每个人都带点食品来到我这儿吃。”
他们就带来自己的枣子、奶酪、牛奶等,铺了一块长皮布,人们围着这块长布席地而食。这就是她的婚宴。
她死于伊历50年斋月份,享年60岁。

(11)买姆乃(-)
她是哈里斯·本·哈赞的女儿,她原来的名字是班拉,后来至圣(*)给她重新起名为买姆乃。她先嫁给了阿布拉罕·本·阿布杜伦则。根据一些叙述,她在成为穆民之母之前,结过两次婚,后来成为寡妇。在伊历7年11月赴麦加副朝途中,至圣(*)与她在赛莱夫结婚,他原来准备副朝完后在麦加与她开始生活,但古莱氏人不允许他进入麦加,在返回途中他把她接过来共同生活。在伊历51年,她死于这个地方,并就地而葬,她享年81岁。这非常巧合,在同一地方,她旅行时与至圣(*)结婚,在返回途中与至圣(*)开始共同生活,又在另一次旅途中她死于并葬于此地。
阿绮舍(-)说:“在至圣(*)的妻子中,买姆乃最虔诚,最体贴朋友和亲属。”
亚基德·本·阿斯玛(-)说:“人们总看到,她或者礼拜,或者做家务,或者用米斯瓦克刷牙。”
她是至圣(*)娶的最后一位妻子。然而,一些圣训学家说,至圣(*)还订过一、两次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79

主题

2

听众

361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0-7 17:52:57 |显示全部楼层
附录:至圣(*)的儿子们:
至圣(*)有三个儿子和四个女儿,除儿子依卜拉欣外,其他子女都是哈帝彻(-)生的。嘎西木是他的长子,生于他为使之前,仅2岁就夭折了。次子阿布顿拉生于至圣(*)为使以后,因此他叫“坦牙卜”和"台合尔",他也死于童年,他死时,古莱氏人兴灾乐祸地说:“穆罕默德(*)没有儿子,因此将断子绝孙,他的名字将伴随着死亡而消失。”

为此,安拉启示了苏莱“考赛热”:“看!我为你赐降丰富。因此你崇拜你的主,并为他牺牲。只有贬损你的人,才是断子绝孙者”(108:1-3)。

伊布拉欣,是至圣(*)的第三个儿子、也是老儿子,生于伊历8年,是他的女奴玛里娅生的。至圣(*)在儿子生后的第七天举行了宰牲仪式,宰了两只羊,艾布·辛德·白亚则(-)给孩子剃了头,施舍了与头发等重的银钱,头发被埋掉。至圣(*)说:“我给我的孩子起了他祖先伊布拉欣(+)的名字。”
这个孩子也在伊历10年三月份夭折了。那时他仅18个月,至圣(*)那时说:“安拉在天园中安排了一位护士照顾伊布拉欣。”
至圣(*)的女儿们:

(1)宰乃拜(-),是至圣(*)的长女,生于他第一次结婚后的第5年,那时他30岁。她归信了伊斯兰并嫁了表兄艾卜勒·阿斯·本·拉毕,她迁移麦地那和被古莱氏人打伤的事实在这一章前面已经叙述。她因此长期受这种伤病的折磨,并在伊历8年初因此而死亡。她丈夫后来归信了伊斯兰并来到麦地那与她相会。她有一个儿子(阿里)和一个女儿(阿玛玛),阿里死于至圣(*)时代,正是这位阿里,在攻克麦加以后,与至圣(*)同骑一头骆驼共进麦加城。我们在圣训中经常读到至圣(*)在拜功中叩头时,总有一个小姑娘骑在他背上,她就是宰乃拜的女儿阿玛玛。她在至圣(*)归真后活了好长时间,阿里(-)在他的第一位妻子法图麦(-)死后娶了阿玛玛,据说这是法图买(-)临终的愿望。她与阿里没有子嗣。阿里(-)死后,她嫁给了穆厄拉·本·乃乌法勒,可能给他生了一个男孩,叫依合亚,她死于伊历50年。

(2)茹干亚(-),生她时,至圣(*)33岁。她婚配给了至圣(*)的叔叔艾布·来哈宾的儿子乌特白,但在苏莱“来哈宾”启示时,仍未与他共同生活。艾布·来哈宾叫来他的两个儿子乌特白和乌特依白(至圣(*)的另一女儿翁麦·库勒苏姆(-)许配给了后者),并对他俩说:“除非你俩离掉穆罕默德(*)的女儿,我才愿意见到你俩。”

他们离掉了妻子,后来,在攻克麦加以后,乌特白归信了伊斯兰。茹干亚离婚后,嫁给了欧斯曼(-),夫妻俩两次迁移阿比西尼亚,正如我们在第一章所读。

因至圣(*)曾向圣门弟子说过,他在等待安拉的命令随时准备迁移到麦地那。欧斯曼(-)和茹干亚(-)也在至圣(*)之前到达麦地那。白德尔战役时,茹干亚(-)生病(她后来死于这种病),因此至圣(*)让欧斯曼(-)留在麦地那照料她。白德尔战役胜利的消息传到麦地那时,人们正从茹干亚(-)的葬礼返回。因此至圣(*)没有参加她的葬礼。

茹干亚(-)在阿比西尼亚生了一个儿子。他叫阿布顿拉,他死于母亲之后,死于伊历4年,那时他年仅6岁。

(3)翁买·库勒苏姆(-)
她是至圣(*)的三女儿,她婚配给艾布·来哈宾的儿子乌特衣白,如前所述,在苏莱·来哈宾启示后仍未与他共同生活。乌特衣白与她离婚后,找至圣(*)并恶言攻击。至圣(*)做都阿宜阻咒他:“安拉啊!让你的一只动物去惩罚他吧!”

那时仍未归信伊斯兰的艾布·塔里布,为这个指责所震惊,并对乌特衣白说:“你现在走投无路了。”
一次,乌特衣白在商队中陪伴艾布·来哈宾前去叙利亚。艾布·来哈宾,尽管不信仰,对人们说:“我害怕穆罕默德(*)的阻咒,每个人都应留心我的儿子。”

他们恰好扎营在狮子盘居的地方。人们堆起行李,让乌特衣白睡在行李上,而其他人则睡在行李周围。在夜间,来了一只狮子,它嗅了睡在行李周围的人们后,跳向乌特衣白,他尖叫了一声,与此同时,狮子咬断了他的头。我们应该避免辱骂安拉所喜爱的人,这是必需的。至圣(*)叙述,安拉说:“我向辱骂我朋友的人挑战。”

茹干亚死后,翁买·库勒苏姆(-)于伊历3年3月份嫁给了欧斯曼(-)。”至圣说:“我奉安拉之令把翁姆·库勒苏姆嫁给了欧斯曼(-)。”
她死于伊历9年8月,没有留下后代。至圣(*)说:“既便我有100个女儿,假若一个死了,我也会一个接一个地把她们嫁给欧斯曼(-)。”

(4)法图买(-)。法图买(-)是至圣(*)的四女儿,是他的幺女,是“天园中妇女们的领袖”,她生于至圣(*)为使1年,当时他41岁。她的名字法图买(文学意指安全远离火)是由安拉启示的。她于伊历2年婚配给阿里,七个半月后与他生活在一起,那时她15岁而阿里21岁。在所有的女儿中,至圣(*)最爱她,当他外出旅行时,她总是最后一位送行他的人,当他旅行返回时,她总是第一位迎接他的人。当阿里(-)欲娶艾布·扎合莱的女儿时,她非常难过并对至圣(*)说了这种心情。至圣(*)对阿里(-)说:“法图买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谁惹她伤心,也就是惹我伤心。”

阿里(-)放弃了在她的有生之年第二次结婚的念头。她死后,他娶了她的外甥女阿玛玛(-)。
大约在至圣(*)归真后的第6个月,法图买(-)病了,一天她对女奴说:“我想洗大净,请给我准备些水。”她洗了大净、更换了衣服,她要求把床放在房子中间。然后,她睡在床上,面向格卜莱,右手放在右额下说:“我要归真了。”不一阵儿她就死了。至圣(*)的子嗣通过她的孩子延续和(托靠安拉)将要延续。她有3儿3女。哈桑(-)和候赛因(-)分别生于她婚后的第2年和第3年。第3个儿子穆哈桑(-)生于伊历4年,但死于童年。她的大女儿茹干亚(-)死于幼年期,因此在故事中不多提及。她的次女翁买·库勒苏姆先嫁给了奥默尔(-),生了一个儿子叫栽德,一个女儿叫茹干亚。欧默尔(-)归真后,翁麦·库勒苏姆嫁给了奥恩·本·佳法尔,但是没有为他留下后代,他死后,他的兄弟穆罕默德·本·佳法尔娶了她,生了一个女儿,但死于童年。穆罕默德也死在她的有生之年,她又嫁给了他的第三个兄弟阿布顿拉·本·佳法尔,没有为他留下子嗣。她死为阿布顿拉的妻子,她的儿子栽德也在同一天死了。同时为两者举行了葬礼。在第四章中已经提过,阿布顿拉、奥恩和穆罕默德是佳法尔(-)的儿子,是阿里(-)的侄子。法图买的三女儿宰乃拜,嫁给了阿布顿拉·本·佳法尔,有两个儿子阿布顿拉和奥恩,她死后,他娶了她的妹妹翁麦·库勒苏姆。阿里(-)在法提买(一)之后的其他妻子为他生育了许多孩子。据统计,他有32个孩子,哈桑有15个儿子和8个女儿,候赛因有6个儿子和3个女儿。

“祈求至高安拉喜悦他们并使他们幸福,使我们通过他们的引导成为追随者,安拉是至知的,他的知识最完美无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1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申请

Archiver|手机版|真境绿翠     

GMT+8, 2019-6-25 05:28 , Processed in 0.051202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