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真境绿翠网

 找回密码
 入住申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240|回复: 0

[卧哩感应] 唐以前关于阿拉伯(条枝、大食)、 安息帝国(波斯帝国)的史料

[复制链接]

173

主题

2

听众

104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1-26 11:15:30 |显示全部楼层

唐以前关于阿拉伯(条枝)、
安息帝国(波斯帝国)的史料
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半岛开始传播以前(也就是中国历史上的唐代以前)1000年间,阿拉伯地区被称为条枝(条支),伊拉克、巴勒斯坦、约旦、叙利亚、黎巴嫩等阿拉伯地区大部分时间中是安息帝国(后波斯帝国)的一部分,巴格达为波斯帝国的首都。而麦加人主要依靠往返上述阿拉伯地区和南部的也门从事贸易。所以,了解唐以前中国与阿拉伯(条枝)、安息帝国(波斯帝国)交往的史料对理解唐代伊斯兰教传入中国有很大帮助。——编注

··《史记》
安息在大月氏西可数千里。其俗土著,耕田,田稻麦,蒲陶酒。城邑如大宛。其属小大数百城,地方数千里,最为大国。临妫水,有市,民商贾用车及船,行旁国或数千里。以银为钱,钱如其王面,王死辄更钱,效王面焉。画革旁行以为书记。其西则条枝,北有奄蔡、黎轩。
条枝在安息西数千里,临西海。暑湿。耕田,田稻。有大鸟,卵如瓮。人众甚多,往往有小君长,而安息役属之,以为外国。国善眩。安息长老传闻条枝有弱水、西王母,而未尝见。(汉·司马迁《史记·卷一百二十三·大宛列传》)

骞因分遣副使使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安息、身毒、于窴、扜罙及诸旁国。乌孙发导译送骞还,骞与乌孙遣使数十人,马数十匹报谢,因令窥汉,知其广大。(汉·司马迁《史记·卷一百二十三·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而汉始筑令居以西,初置酒泉郡以通西北国。因益发使抵安息、奄蔡、黎轩、条枝、身毒国。而天子好宛马,使者相望於道。诸使外国一辈大者数百,少者百馀人,人所赍操大放博望侯时。其后益习而衰少焉。汉率一岁中使多者十馀,少者五六辈,远者八九岁,近者数岁而反。(司马迁《史记·卷一百二十三·大宛列传》)
   
大宛之迹,元因博望。始究河源,旋窥海上。条枝西入,天马内向。葱岭无尘,盐池息浪。旷哉绝域,往往亭障。(汉·司马迁《史记·卷一百二十三·大宛列传》)

初,汉使至安息,安息王令将二万骑迎於东界。东界去王都数千里。行比至,过数十城,人民相属甚多。汉使还,而后发使随汉使来观汉广大,以大鸟卵及黎轩善眩人献于汉。及宛西小国驩潜、大益,宛东姑师、扜罙、苏薤之属,皆随汉使献见天子。天子大悦。(汉·司马迁《史记·卷一百二十三·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汉书》
安息国,王治番兜城,去长安万一千六百里。不属都护。北与康居、东与乌弋山离、西与条支接。(略)。亦以银为钱,文独为王面,幕为夫人面。王死辄更铸钱。有大马爵。其属小大数百城,地方数千里,最大国也。临妫水,商贾车船行旁国。书草,旁行为书记。
武帝始遣使至安息,王令将将二万骑迎于东界。东界去王都数千里,行比至,过数十城,人民相属。因发使随汉使者来观汉地,以大鸟卵及犁靬眩人献于汉,天子大说。安息东则大月氏。(班固《汉书》卷九十六上 西域传第六十六上 )

乌弋山离国,王去长安万二千二百里。不属都护。户口胜兵,大国也。东北至都护治所六十日行,东与罽宾,北与扑挑,西与犁靬、条支接。
行可百余日,乃至条支。国临西海,暑湿,田稻。有大鸟,卵如瓮。人众甚多,往往有小君长,安息役属之,以为外国。善眩。安息长老传闻条支有弱水、西王母,亦未尝见也。自条支乘水西行,可百余日,近日所入云。乌戈地暑热莽平,其草木、畜产、五谷、果菜、食饮、宫室、市列、钱货、兵器、金珠之属皆与罽宾同,而有桃拔、师子、犀子。俗重妄杀。其钱独文为人头,幕为骑马。以金银饰杖。绝远,汉使希至。自玉门、阳关出南道,历掺鄯善而南行,至乌弋山离,南道极矣。转北而东得安息。(汉·班固《汉书·卷九十六上 西域传第六十六上》)

··《后汉书》
(建初)六年,班超复击破焉耆,于是五十余国悉纳质内属。其条支、安息诸国至于海濒四万里外,皆重译贡献。九年,班超遣掾甘英穷临西海而还。皆前世所不至,《山经》所未详,莫不备其风土,传其珍怪焉。于是远国蒙奇、兜勒皆来归服,遣使贡献。  (范晔《后汉书·卷八十八 西域传》)

复西南马行百馀日至条支。
条支国城在山上,周回四十余里,临西海,海水曲环其南及东北,三面路绝,唯西北隅通陆道。土地暑湿。出师子、犀牛、封牛、孔雀、大雀。大雀其卵如瓮。转北而东,复马行六十馀日至安息,后役属条支,为置大将,监领诸小城焉。
安息国居和椟城,去洛阳二万五千里。北与康居接,南与乌弋山离接。地方数千里,小城数百,户口胜兵最为殷盛。其东界木鹿城,号为小安息,去洛阳二万里。
章帝章和元年,遣使献师子、符拔。符拔形似麟而无角。和帝永元九年,都护班超遣甘英使大秦,抵条支。临大海欲度,而安息西界船人谓英曰:“海水广大,往来者逢善风三月乃得度,若遇迟风,亦有二岁者,故入海人皆赍三岁粮。海中善使人思土恋慕,数有死亡者。”英闻之乃止。十三年,安息王满屈复献师子及条支大鸟,时谓之安息雀。
自安息西行三千四百里至阿蛮国。从阿蛮西行三千六百里至斯宾国。从斯宾南行度河,又西南至于罗国九百六十里,安息西界极矣。自此南乘海,乃通大秦。其土多海西珍奇异物焉。(范晔《后汉书·卷八十八 西域传》)

《三国志》
自是以西,大宛、安息、条支、乌弋。乌弋一名排特,此四国次在西,本国也,无增损。前世谬以为条支在大秦西,今其实在东。前世又谬以为强於安息,今更役属之,号为安息西界。前世又谬以为弱水在条支西,今弱水在大秦西。前世又谬以为从条支西行二百馀日,近日所入,今从大秦西,近日所入。大秦国一号犁靬,在安息、条支西大海之西,从安息界安谷城乘船,直截海西,遇风利二月到,风迟或一岁,无风或三岁。(陈寿《三国志·卷三十 魏书三十》)

虏备凶彻,鸟殪江岷,权若涸鱼,干腊矫鳞,肃慎纳贡,越裳效珍,条支绝域,侍子内宾。(陈寿《三国志·卷二 魏书二 文帝纪第二》 

《魏书》
波斯国,都宿利城,在忸密西,古条支国也。去代二万四千二百二十八里。城方十里,户十余万,河经其城中南流。(……)
神龟中,其国遣使上书贡物,云:“大国天子,天之所生,愿日出处常为汉中天子。波斯国王居和多千万敬拜。”朝廷嘉纳之。自此每使朝献。 (魏收《魏书·列传 第九十 西域》)

先是,朝廷遣使者韩羊皮使波斯,波斯王遣使献 驯象及珍物。经于阗,于阗中于王秋仁辄留之,假言虑有寇不达。羊皮言状,显祖 怒,又遣羊皮奉诏责让之,自后每使朝献。 (北齐·魏收《魏书·列传第九十》)

太安元年(……)冬十月,波斯、疏勒国并遣使朝贡。庚午,以辽西公常英为太宰,进爵为王。 (北齐·魏收《魏书·帝纪第五 高宗纪》)

和平二年(……)八月戊辰,波斯国遣使朝献。 (北齐·魏收《魏书·帝纪第五 高宗纪》)

(皇兴二年)夏四月辛丑,以南郡公李惠为征南大将军、仪同三司、都督关右诸军事、雍州刺史,进爵为王。高丽、库莫奚、契丹、具伏弗、郁羽陵、日连、匹黎尔、叱六手、悉万丹、阿大何、羽真侯、于阗、波斯国各遣使朝献。(北齐·魏收《 魏书·帝纪第六 显祖纪》)
(天安元年三月)辛亥,帝幸道坛,亲受符箓;曲赦京师.高丽,波斯,于阗,阿袭诸国遣使朝献. (北齐·魏收《 魏书·帝纪第六 显祖纪》)

承明元年春二月,蠕蠕、高丽、库莫奚、波斯诸国并遣使朝贡。(北齐·魏收《魏书·帝纪第七 高祖纪上》)

(正始四年冬十月)辛未,嚈哒、波斯、渴槃陀、渴文提不那杖忸杖提等诸国,并遣使朝献。(魏收《魏书·帝纪第八 世宗纪》)

(熙平二年)夏四月甲午,高丽、波斯、疏勒、嚈哒诸国并遣使朝献。(北齐·魏收《魏书·帝纪第九 肃宗纪》

(神龟元年闰七月)丁未,波斯、疏勒、乌苌、龟兹诸国并遣使朝献。(北齐·魏收《魏书·帝纪第九 肃宗纪》

(正光二年闰五月)丁巳,居密、波斯国并遣使朝贡。(北齐·魏收《魏书·帝纪第九 肃宗纪》

(三年)秋七月壬子,波斯、不汉、龟兹诸国遣使朝贡。(北齐·魏收《魏书·帝纪第九 肃宗纪》

安同,辽东胡人也。其先祖曰世高,汉时以安息王侍子入洛。历魏至晋,避乱辽东,遂家焉。父屈,仕慕容暐,为殿中郎将。苻坚灭暐,屈友人公孙眷之妹没入苻氏宫,出赐刘库仁为妻。库仁贵宠之。同因随眷商贩,见太祖有济世之才,遂留奉侍。性端严明惠,好长者之言。
登国初,太祖征兵于慕容垂,事在《窟咄传》。同频使称旨,遂见宠异,以为外朝大人,与和跋等出入禁中,迭典庶事。太祖班赐功臣,同以使功居多,赐以妻妾及隶户三十,马二匹,羊五十口,加广武将军。
    从征姚平于柴壁,姚兴悉众救平,太祖乃增筑重围以拒兴。同进计曰:「臣受遣诣绛督租,见汾东有蒙坑,东西三百余里,径路不通。姚兴来,必从汾西,乘高临下,直至柴壁。如此,则寇内外势接,重围难固,不可制也。宜截汾曲为南北浮桥,乘西岸筑围。西围既固,贼至无所施其智力矣。」从之。兴果视平屠灭而不能救。以谋功,赐爵北新侯,加安远将军。诏同送姚兴将越骑校尉唐小方等于长安。
清河王绍之乱,太宗在外,使夜告同,令收合百工伎巧,众皆响应奉迎。太宗即位,命同与南平公长孙嵩并理民讼。又诏与肥如侯贺护持节循察并定二州及诸山居杂胡、丁零,宣诏抚慰,问其疾苦,纠举守宰不法。同至并州,表曰:「窃见并州所部守宰,多不奉法。又刺史擅用御府针工古彤为晋阳令,交通财贿,共为奸利。请案律治罪。」太宗从之,于是郡国肃然。同东出井陉,至钜鹿,发众四户一人,欲治大岭山,通天门关;又筑坞于宋子,以镇静郡县。护疾同得众心,因此使人告同筑城聚众,欲图大事。太宗以同擅徵发于外,槛车徵还,召群官议其罪。皆曰:「同擅兴事役,劳扰百姓,宜应穷治,以肃来犯。」太宗以同虽专命,而本在为公,意无不善,释之。
世祖监国,临朝听政,以同为左辅。太宗征河南,拜同右光禄大夫。世祖出镇北境,同与安定王弥留镇京师。世祖即位,进爵高阳公,拜光禄勋。寻除征东大将军,冀青二州刺史。同长子屈,太宗时典太仓事,盗官粳米数石,欲以养亲。同大怒,奏求戮屈,自劾不能训子,请罪。太宗嘉而恕之,遂诏长给同粳米。其公清奉法,皆此类也。
同在官明察,长于校练,家法修整,为世所称。及在冀州,年老,颇殖财货,大兴寺塔,为百姓所苦。神?二年卒。追赠高阳王,谥曰恭惠。(北齐·魏收《魏书·列传第十八》)

瓷澄当官而行,无所回避。又奏垦田授受之制八条,甚有纲贯,大便于时。前来尚书文簿,诸曹须,则出借。时公车署以理冤事重,奏请真案。澄执奏以尚书政本,特宜远慎,故凡所奏事,阁道通之,盖以秘要之切,防其宣露。宁有古制所重,今反轻之,内犹设禁,外更宽也?宜缮写事意,以付公车。诏从之。西域嚈哒、波斯诸国各因公使,并遗澄骏马一匹。(北齐·魏收《 魏书·列传第七中 》)
*《魏书》,纪传体北朝北魏史。 ——编注

《梁书》
波斯国,其先有波斯匿王者,子孙以王父字为氏,因为国号。国有城,周回三十二里,城高四丈,皆有楼观,城内屋宇数百千间,城外佛寺二三百所。西去城十五里有土山,山非过高,其势连接甚远,中有鹫鸟啖羊,土人极以为患。国中有优钵昙花,鲜华可爱。出龙驹马。咸池生珊瑚树,长一二尺。亦有琥珀、马脑、真珠、玫?回等,国内不以为珍。市买用金银。婚姻法:下聘讫,女婿将数十人迎妇,婿著金线锦袍、师子锦袴,戴天冠,妇亦如之。妇兄弟便来捉手付度,夫妇之礼,于兹永毕。国东与滑国,西及南俱与婆罗门国,北与泛忄栗国接。中大通二年,遣使献佛牙。 (唐·姚思廉《梁书·海南诸国 东夷 西北诸戎 》)
*《梁书》,唐·姚思廉撰。纪传体南朝梁代史。——编注

《北史》  
   波斯国,都宿利城,在忸密西,古条支国也。去代二万四千二百二十八里。城方十里,户十余万,河经其城中南流。(……)
   神龟中,其国遣使上书贡物,云:“大国天子,天之所生,愿日出处常为汉中天子。波斯国王居和多千万敬拜。”朝廷嘉纳之。自此,每使朝献。恭帝二年,其王又遣使献方物。
隋炀帝时,遣云骑尉李昱使通波斯。寻使随昱贡方物。( 唐·李延寿《北史·列传 第八十五 西域》)

安吐根,安息胡人,曾祖入魏,家于酒泉。吐根魏末充使蠕蠕,因留塞北。天平初,蠕蠕主使至晋阳,吐根密启本蕃情状,神武得为之备。蠕蠕果遣兵入掠,无获而反。神武以其忠款,厚加赏赉。其后与蠕蠕和亲,结成婚媾,皆吐根为行人也。吐根性和善,颇有计策,频使入朝,为神武亲待。在其本蕃,为人所谮,奔投神武。文襄嗣事,以为假节、凉州刺史、率义侯,稍迁仪同三司,食永昌郡干。皇建中,加开府。齐亡年,卒。(唐·李延寿《北史 >> 列传第八十 》)
*《北史 >>,唐李延寿著,记载从北魏到隋朝的历史,纪传体,无表志。——编注

《周书》
安息国,在葱岭之西,治蔚搜城。北与康居、西与波斯相接,东去长安一万七百五十里。天和二年,其王遣使来献。
波斯国,大月氐之别种,治苏利城,古条支国也。东去长安一万五千三百里。城方十余里, 户十余万。王姓波斯氐。坐金羊床,戴金花冠,衣锦袍、织成 帔,皆饰以珍珠宝物。其俗:丈夫剪发,戴白皮帽,贯头衫, 两厢近下开之,并有巾帔,缘以织成;妇女服大衫,披大帔, 其发前为髻,后被之,饰以金银华,仍贯五色珠,络之于膊。 王于其国内别有小牙十余所,犹中国之离宫也,每年四月 出游处之,十月乃还。王即位以后,择诸子内贤者,密书其名, 封之于库,诸子及大臣皆莫之知也。王死,乃众共发书视之, 其封内有名者,即立以为王,余子各出就边任。兄弟更不相见 也。国人号王曰翳囋,妃曰防步率,王之诸子曰杀野。大官有 摸胡坛,掌国内狱讼;泥忽汗,掌库藏关禁;地卑勃,掌文书 及众务。次有遏罗诃地,掌王之内事;萨波勃,掌四方兵马。 其下皆有属官,分统其事。兵器有甲矛圆排剑弩弓箭。战并乘 象,每象百人随之。其刑法:重罪悬诸竿上,射而杀之;次则 系狱,新王立乃释之;轻罪则劓、刖若髡,或翦半须,及系排 于项上,以为耻辱;犯强盗者,禁之终身;奸贵人妻者,男子 流,妇人割其耳鼻。赋税则准地输银钱。俗事火祆神。婚合亦 不择尊卑,诸夷之中,最为丑秽矣。民女年十岁以上有姿貌者, 王收养之,有功勋人,即以分赐。死者多弃尸于山,一月治服。 城外有人别居,唯知丧葬之事,号为不净人。若入城市,摇铃 自别。以六月为岁首,尤重七月七日、十二月一日。其日,民 庶以上,各相命召,设会作乐,以极欢娱。又以每年正月二十 日,各祭其先死者。
气候暑热,家自藏冰。地多沙碛,引水溉灌。其五谷及禽 兽等,与中夏略同,唯无稻及黍秫。土出名马及驼,富室至有数千头者。又出白象、师子、大鸟卵、珍珠、离珠、颇黎、珊 瑚、琥珀、琉璃、马瑙、水晶、瑟瑟、金、银、俞石、金刚、 火齐、镔铁、铜、锡、朱沙、水银、绫、锦、白叠、毼、氍毹、 囗儵、赤廘皮,及熏六、郁金、苏合、青木等香,胡椒、荜拨、 石蜜、千(牛)〔年〕枣、香附子、诃灾勒、无食子、盐绿、 雌黄等物。
魏废帝二年,其王遣使来献方物。(唐·令狐德棻等〈《周书·卷五十 列传第四十二  异域》〉

               《隋书》
    波斯国,都达曷水之西苏蔺城,即条支之故地也。其王字库萨和。都城方十余里。胜兵二万余人,乘象而战。国无死刑,或断手刖足,没家财,或剃去其须,或系排于项,以为标异。人年三岁已上,出口钱四文。妻其姊妹。人死者,弃尸于山,持服一月。(……)突厥不能至其国,亦羁縻之。波斯每遣使贡献。西去海数百里,东去穆国四千余里,西北去拂菻四千五百里,东去瓜州万一千七百里。炀帝遣云骑尉李昱使通波斯,寻遣使随昱贡方物。(唐·魏征等著《隋书·卷八十三 列传四十八 西域》)
                      

  唐代关于大食、波斯人在华史料
      ··《册府元龟》等记大食国(节录)
永徽二年(公元六五一)八月,大食国始遣使朝贡。(《册府元龟》卷九七○)
永徽六年(公元六五五)六月,大石国①盐莫念并遣使朝贡。(《册府元龟》卷九七○)
①《旧唐书》卷四,永徽六年六月大食国遣使朝贡。故知大石即大食也。
永隆二年(公元六八一)五月,大食国、吐火罗国各遣使献马及方物。(《册府元龟》卷九七○)
永淳元年(公元六八二)五月,大食国遣使献方物。(《册府元龟》卷九七○)
永徽六年六月,大食国遣使朝贡。(《旧唐书》卷四《高宗本纪》)
至德二载九月丁亥,元帅广平王统朔方、安西、回纥、南蛮、大食之众二十万,东向讨贼。(《旧唐书 》卷一0《肃宗本纪》)
乾元元年九月癸巳,广州奏大食国、波斯国兵众攻城,刺史韦利见弃城而遁。(《旧唐书 》卷一0《肃宗本纪》)
大历四年正月乙未,黑衣大食使朝贡。(《旧唐书 》卷一一《代宗本纪》)
(武后)万岁通天元年三月,大食请献师子。姚王寿上疏,以为:“师子专食肉,远道传致,肉既难得,极为劳费。陛下鹰犬不蓄,渔猎悉停,岂容菲薄于身而厚给于兽!”乃却之。 (《资治通鉴 · 卷二0五》)
长安三年(公元七0三)三月,大食国遣使献良马①。(《册府元龟》卷九七○)
①(此见《旧唐书》)
景云二年(公元七一一)十二月,大食、新罗、林邑、狮子国遣使献方物①。(《册府元龟》卷九七○)   
①(此见《旧唐书》)
开元四年(公元七一六)七月,大食国黑密牟尼苏利漫遣使上表,献金线织袍、宝装玉、洒池瓶各一①。(一云开元初进名宝钿带等方物。(《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①此见《唐书》。亦见《册府》卷九七四,惟增“授其使员外中郎将,放还蕃。”二句)
开元七年(公元七一九)六月,大食国、吐火罗国、康国、南天竺国遣使朝贡。(《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开元十二年(公元七二四)三月,大食遣使献马及龙脑香。.(《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开元十三年(公元七二五)正月,大食遣其将苏黎等十三人并来贺正日,献方物。
三月,大食国遣使苏黎满①等十三人献方物。(又云献马及毛锦)(《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①《新唐书》谓在开元十四年,苏黎满即Suleiman之译音。
开元十六年(公元七二八)三月辛亥,大食首领提卑多等八人来朝并授郎将,放还蕃。(《册府元龟》卷九七五)
开元十七年(公元七二九)九月,大食国遣使来朝,且献方物。(《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开元二十一年(公元七三三)十二月,大食国王遣首领摩思览达干等来朝。(《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开元二十一年十二月癸丑,大食王遣首领摩思览达干等七人来朝,并授果毅,各赐绢二十匹,放还蕃。(《册府元龟》卷九七五)
开元二十九年(公元七四一)十二月丙申,大食首领和萨来朝,授左金吾卫将军,赐紫袍金钿带,放还蕃。(《册府元龟》卷九七五)
天宝三年(公元七四四)七月。大食国遣使献马及宝。(《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天宝四载(公元七四五)五月。大食合么国遣使来朝贡。(《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天宝六载(公元七四七)五月,大食国王遣使献豹六。(《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天宝十一载(公元七五二)十二月,黑衣大食谢多诃密遣使来朝。(《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天宝十二载(公元七五三)三月,黑衣大食遣使献方物。四月,黑衣大食遣使来朝。(《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天宝十二载(公元七五三)七月辛亥,黑衣大食遣大酋望二十五人来朝,并授中郎将,赐紫袍、金带鱼袋,放还蕃。(《册府无龟》卷九七五)
十二月,黑衣遣使献马三十匹。(《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天宝十三载(公元七五四)四月,黑衣大食遣使来朝。(《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天宝十四载(公元七五五)七月,黑衣遣使贡献。(《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天宝十五载(公元七五六)七月,黑衣大食遣大酋望二十五人来朝。(《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肃宗至德初(公元七五六)大食国遣使朝贡。(《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乾元元年(公元七五八)五月壬申朔,回纥使多乙亥阿波八十人、黑衣大食酋长闹文等六人,并朝见。至閤门争长。通事舍人乃分左右。从东西门并入。文涉施黑衣大食使来朝见。(《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十二月,黑衣跋陁国使付谢多还蕃,宴赐有差。(《册府元龟》卷九七六)
上元元年(公元七六0)十二月,宴白衣①使婆谒使等十八人于延英殿会。(《册府元龟》卷九七一)
①白衣大食(即乌梅雅朝)是时已久灭,而此处言其有使者或者其遗臣欤?
宝应元年(公元七六二)五月戊申,黑衣大食遣使朝贡。十二月,黑衣大食遣使朝贡。(《册府元龟》卷九七二)
大历四年(公元七六九)正月,黑衣大食遣使朝贡。(《册府元龟》卷九七二)
大历七年(公元七七二)十二月,大食遣使朝贡。(《册府元龟》卷九七二)
大历九年(公元七七四)七月,黑衣大食遣使来朝。(《册府元龟》卷九七二)
德宗贞元七年(公元七九一)正月,黑衣大食遣使来朝。(《册府元龟》  卷九七二)
贞元十四年(公元七九八)九月丁卯,以黑衣大食使含嵯、乌鸡、莎比三人并为中郎将,放还蕃。(《册府元龟》卷九七六)(转引自张星火良编注 朱杰勤校订《中西交通史料汇编〈第二册〉·第三编 古代中国与阿拉伯之交通·第二章唐代中国与阿拉伯之交通》中华书局出版 2003年6月第1版)

··荆南兵马使太常卿赵公大食刀歌
                 杜甫
太常楼船声嗷嘈,问兵刮寇趋下牢。
牧出令奔飞百艘,猛蛟突兽纷腾逃。
白帝寒城驻锦袍,玄冬示我胡国刀。
壮士短衣头虎毛,凭轩拔鞘天为高。
翻风转日木怒号,冰翼雪澹伤哀猱。
镌错碧罂鸊鹈膏,铓锷已莹虚秋涛。
 鬼物撇捩辞坑壕,苍水使者扪赤绦。
龙伯国人罢钓鳌,芮公回首颜色劳。
分阃救世用贤豪,赵公玉立高歌起。
揽环结佩相终始,万岁持之护天子。
得君乱丝与君理,蜀江如线如针水。
荆岑弹丸心未已,贼臣恶子休干纪。
魑魅魍魉徒为耳,妖腰乱领敢欣喜。
用之不高亦不庳,不似长剑须天倚。
吁嗟光禄英雄弭,大食宝刀聊可比。
丹青宛转麒麟里,光芒六合无泥滓。
(《全唐诗》 卷二百二十二)

··解闷  杜甫
商胡离别下扬州,忆上西陵故驿楼。
为问淮南米贵贱,老夫乘兴欲东游。


··《全唐文》
·太和八年疾愈德音  南海番舶,本以慕化而来。固在接以恩仁,使其感悦。如闻比年长吏,多务征求, 嗟怨之声达于殊俗。况朕方宝勤俭,岂爱遐琛,深虑远人未安,率税犹重,思有矜恤,以示绥怀。其岭南、福建及扬州番客,宜委节度观察使常加存问。除舶脚、收市、进奉外,任其来往通流,自为交易,不得重加率税。(《全唐文》卷七五 文宗七《太和八年疾愈德音》)

·进岭南王馆市舶使院图表  由是梯山航海,岁来中国。……臣匪躬近得海阳旧馆,前临广江,大槛飞轩,高明式叙,崇其栋宇,辨其名物,陆海珍藏,循公忘私,俾其戴天捧日,见圣人一家之为贵,穷样极端,知天子万方之司存。今年波斯、古逻本国二舶,顺风而至。亦云:诸番君长,远慕望风,宝舶荐臻。倍于恒数。臣奉宣皇化,临而存之,除贡进备物之外,并任番商列肆而市,交通夷夏,富庶于人。(《全唐文》五百十五 韦彤《进岭南王馆市舶使院图表》)

·华心  大中初年,大梁连帅范阳公得大食国人李彦升,荐于阙下。天子诏春司考其才。二年以进士第名显。然所宾贡者不得拟。或曰:“梁大都也,帅硕贤也。受命于华君,仰禄于华戾。其荐人也,则求于夷。华不足称也邪?夷人独可用也邪?吾终有惑于帅也。”曰:“帅真荐才而不私其人也。苟以地言之,则有华夷也。以教言亦有华夷乎?夫华夷者辨在乎心。辨心在察其趣响,有生于中州而行戾乎礼义。是形华而心夷也。生于异域而行合乎礼义.是形夷而心华也。若卢绾少卿之叛亡,其夷人乎?金日磾之忠赤,其华人乎?繇是观之,任其趣响耳。今彦升也,来从海外,能以道祈知于帅,帅故异而荐之,以激夫戎狄。 俾日月所烛,皆归乎于文明之化。”盖华其心而不以其地也,而又夷焉。作《华心》。(《全唐文》卷七百六十七  陈黯《华心》)

··《太平广记》汇集的部分唐代资料
·水珠 大安国寺,睿宗为相王时旧邸也。即尊位,乃建道场焉。王尝施一宝珠,令镇常住库。云,值亿万。寺僧纳之柜中,殊不为贵也。开元十年,寺僧造功德,开柜阅宝物,将货之。见函封曰:“此珠值亿万。”僧共开之,状如片石,赤色。夜则微光,光高数寸。寺僧议曰:“此凡物耳,何得值亿万也?试卖之。”于是市中令一僧监卖,且试其酬值。居数日,贵人或有问者。及观之,则曰:“此凡石耳,瓦砾不殊,何妄索直?”借嗤笑而去。僧亦耻之。十日后或有问者,知其夜光,或酬值数千。价益重矣。月余有西域胡人阅寺求宝,见珠大喜。偕顶戴于首。胡人,贵者也。使译问曰:“珠价值几何?”僧曰:“一亿万。”胡人抚弄迟回而去。明日又至,译谓僧曰:“珠价诚值亿万。然胡客久。今有四千万,求市可乎?”僧喜,与之谒寺主。寺主许诺。明日纳钱四千万贯,市之而去。 仍谓僧曰:“有亏珠价诚多,不贻贵也。”僧问胡从何而来?而此珠复何能也。胡人曰:“吾大食国人也。王贞观初通好,来贡此珠。后吾国常念之。募有得之者,当授相位。求之七八十岁,今幸得之。此水珠也,每军行休时掘地二尺,埋珠于其中,水泉立出,可给数千人,故军行常不乏水。自亡珠后,行军每苦渴乏。”僧不信。胡人命掘土藏珠。有顷,泉涌,其色清冷,流泛而出。僧取饮之,方悟灵异。胡人乃持珠去,不知所之。(出《纪闻》)(《太平广记·卷四百二·宝三·水珠》)
*《纪闻》——唐代传奇小说集。撰者唐代牛肃,约生于武后时,卒于代宗朝。事迹不详。此书所载皆开元、乾元间徵应及怪异事。——编注

·李勉 司徒李勉,开元初作尉浚仪。秩满,沿汴将游广陵.行至睢阳,忽有波斯胡老疾,策杖诣勉曰:“异乡子抱恙甚殆,思归江都。知公长者愿托仁荫。”勉哀之,因命登舻,仍给膻粥。胡人极怀惭愧,曰:“我本王贵种也,商贩于此,已逾二十年,家有三子,计必有求吾来者。”不日舟止泗上,其人疾亟。因屏人告勉曰:“吾国内顷亡传国宝珠,募能获者,世家公相。吾衔其鉴而贫其位,因是去乡而来寻。近已得之,将归即富贵矣。其珠价当百万,吾怕怀宝越乡,因破肉而藏焉,不幸遇疾,今将死矣。感公恩义,敬以相奉。”即抽刀决股,珠出而绝。勉遂资其衣衾,瘗于淮上。扶坎之际,因密以珠含之而去。即抵维扬,寓目旗亭,忽与群胡左右依随,因得言语相接,傍有胡雏,质貌肖逝者。勉即究问事迹,乃亡胡之子。告瘗其所,胡雏号泣,发墓取而去。(出《集异记》)(《太平广记·卷四百二·李勉条》)
*《集异记》,宋朝李日方著,成书于978年。——编注

··《旧唐书》
·田神功,冀州人也。家本微贱。天宝末,为县里胥,会河朔兵兴,从事幽、蓟。
上元元年,为平卢节度都知兵马使,兼鸿胪卿,于郑州破贼四千余众,生擒逆贼大将四人,牛马器械不可胜数。寻为邓景山所引,至扬州,大掠百姓商人资产,郡内比屋发掘略遍,商胡波斯被杀者数千人。(后晋·刘日句等《旧唐书·列传第七十四》)

·乾元元年,波斯与大食同寇广州,劫仓库,焚庐舍,浮海而去。大历六年,遣使来朝,献真珠等。(后晋·刘日句等《旧唐书·列传 第一百四十八·西戎》)

·大食国,本在波斯之西。大业中,有波斯胡人牧驼于俱纷摩地那之山,忽有狮子人语谓之曰:“此山西有三穴,穴中大有兵器,汝可取之。穴中并有黑石白文,读之便作王位。”胡人依言,果见穴中有石及槊刃甚多,上有文,教其反叛。于是纠合亡命,渡恆曷水,劫夺商旅,其众渐盛,遂割据波斯西境,自立为王。波斯、拂菻各遣兵讨之,皆为所败。
永徽二年,始遣使朝贡。其王姓大食氏,名敢密莫末腻,自云有国已三十四年,历三主矣。其国男儿色黑多须,鼻大而长,似婆罗门;妇人白皙。亦有文字。出驼马,大于诸国。兵刃劲利。其俗勇于战斗,好事天神。土多沙石,不堪耕种,唯食驼马等肉。俱纷摩地那山在国之西南,邻于大海,其王移穴中黑石置之于国。又尝遣人乘船,将衣粮入海,经八年而未及西岸。海中见一方石,石上有树,干赤叶青,树上总生小儿,长六七寸,见人皆笑,动其手脚,头著树枝,其使摘取一枝,小儿便死,收在大食王宫。又有女国,在其西北,相去三月行。主詈?龙朔初,击破波斯,又破拂菻,始有米面之属。又将兵南侵婆罗门,吞并诸胡国,胜兵四十余万。长安中,遣使献良马。景云二年,又献方物。开元初,遣使来朝,进马及宝钿带等方物。其使谒见,唯平立不拜,宪司欲纠之,中书令张说奏曰:“大食殊俗,慕义远来,不可置罪。”上特许之。寻又遣使朝献,自云在本国惟拜天神,虽见王亦无致拜之法。所司屡诘责之,其使遂请依汉法致拜。其时西域康国、石国之类,皆臣属之。其境东西万里,东与突骑施相接焉。一云隋开皇中,大食族中有孤列种代为酋长,孤列种中又有两姓:一号盆泥奚深,一号盆泥末换。其奚深后有摩诃末者,勇健多智,众立之为主,东西征伐,开地三千里,兼克夏腊,一名钐城(钐音所鉴反)。摩诃末后十四代, 至末换。末换杀其兄伊疾而自立,复残忍,其下怨之。有呼罗珊木鹿人并波悉林举义兵,应者悉令着黑衣。旬月间众盈数万。鼓行而西,生擒末换,杀之。遂求得奚深种阿蒲罗拔,立之。末换已前谓之白衣大食,自阿蒲罗拔后改为黑衣大食。阿蒲罗拔卒,立其弟阿蒲恭拂。至德初遣使朝贡。代宗时为元帅,亦用其国兵以收两都。宝应、大历中频遣使来。恭拂卒,子迷地立。迷地卒,子卒栖立,卒栖卒,弟诃论立。贞元中,与吐蕃为勍敌。蕃军太半西御大食,故鲜为边患,其力不足也。十四年,诏以黑衣大食使含嵯、焉鸡、沙北三人并为中郎将,各放还蕃。  (后晋·刘日句等《旧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八·西戎》)

至德二载……九月……丁亥,元帅广平王统朔方、安西、回纥、南蛮、大食之众二十万,东向讨贼。壬寅,与贼将安守忠、李归仁等战于香积寺西北,贼军大败,斩首六万级,贼帅张通儒弃京城东走。癸卯,广平王收西京。甲辰,捷书至行在,百僚称贺,即日告捷于蜀。……壬戌,广平王入东京,陈兵天津桥南,士庶欢呼路侧。(后晋·刘日句等《旧唐书 · 本纪第十 肃宗》)

   乾元元年……五月壬申朔,回纥、黑衣大食各遣使朝贡,至阁门争长,诏其使各从左右门入。(后晋·刘日句等《旧唐书 · 本纪第十 肃宗》)

乾元元年)九月……癸巳,广州奏大食国、波斯国兵众攻城,刺史韦利见弃城而遁。(后晋·刘日句等《旧唐书 · 本纪第十 肃宗》)

九月丙午朔。丁未,波斯大商李苏沙进沉香亭子材,拾遗李汉谏云:“沉香为亭子,有异瑶台、琼室。”上怒,优容之。(后晋·刘日句等《旧唐书 · 本纪第十七上 敬宗 文宗上》

(李)汉,元和七年登进士第,累辟使府。长庆末,为左拾遗。敬宗好治宫室,波斯贾人李苏沙献沈香亭子材。汉上疏论之曰:“若以沈香为亭子,即与瑶台琼室事同。”(后晋·刘日句等《旧唐书·列传第一百二十一》

·邓景山,曹州人也。文吏见称。天宝中,自大理评事至监察御史。至德初,擢拜青齐节度使,迁扬州长史、淮南节度。为政简肃,闻于朝廷。居职四年,会刘展作乱,引平卢副大使田神功兵马讨贼。神功至扬州,大掠居人资产,鞭笞发掘略尽,商胡大食、波斯等商旅死者数千人。(后晋·刘日句等《旧唐书 ·  列传第六十》)

乾元元年,波斯与大食同寇广州,劫仓库,焚庐舍,浮海而去。大历六年,遣使来朝,献真珠等。 (刘日句等《旧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八 》)

李元谅,本骆元光,姓安氏,其先安息人也。少为宦官骆奉先所养,冒姓骆氏。元谅长大美须,勇敢多计。少从军,备宿卫,积劳试太子詹事。镇国军节度使李怀让署奏镇国军副使,俾领州事。元谅尝在潼关领军,积十数年,军士皆畏服。
德宗居奉天,贼泚遣伪将何望之轻骑袭华州,刺史董晋弃州走;望之遂据城,将聚兵以绝东道。元谅自潼关将所部,仍令义兵因其未设备,径攻望之。遂拔华州,望之走归。元谅乃修城隍器械召募,不数日,得兵万余人,军益振。以功加御史中丞。贼泚数遣兵来寇,辄击却之。是时,尚可孤守蓝田,与元谅掎角;贼东不能逾渭南,元谅功居多。无几,迁华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潼关防御、镇国军节度使,寻加检校工部尚书。
兴元元年五月,诏元谅与副元帅李晟进收京邑。兵次于浐西,贼悉众来攻,元谅先士卒奋击,大败之。进军至苑东,与晟力战,坏苑垣而入,贼联战皆败,遂复京师。元谅让功于晟,出屯于章敬佛寺。帝还宫,加检校尚书右仆射,实封七百户,赐甲第、女乐,仍与一子六品正员官。
李怀光反于河中,绝河津。诏元谅与副元帅马燧、浑瑊同讨之。时贼将徐庭光以锐兵守长春宫,元谅遣使招之。庭光素轻易元谅,且慢骂之;又以优胡为戏于城上,辱元谅先祖。元谅深以为耻。及马燧以河东兵至,庭光降于马燧,诏以庭光为试殿中监、兼御史大夫。河中平,燧待庭光益厚。元谅因遇庭光于军门,命左右劫而斩之,乃诣燧匍匐请罪。燧盛怒,将杀元谅;久之,以其功高,乃止。德宗以元谅专杀,虑有章疏,先令宰相谕谏官勿论。
贞元三年,诏元谅将本军从浑瑊与吐蕃会盟于平凉。元谅谓瑊曰:“本奉诏,令营于潘原堡,以应援侍中。窃思潘原去平凉六七十里,蕃情多诈,倘有急变,何由应赴?请次侍中为营。”瑊以违诏,固止之。元谅竟与瑊同进。瑊营距盟所二十里,元谅营次之,壕栅深固。及瑊赴会,乃戒严部伍,结阵营中。是日,虏果伏甲,乘瑊无备窃发。时士大夫皆朝服就执,军士死者十七八。瑊单马奔还,群虏追蹑,瑊营将李朝彩不能整众,多已奔散;瑊至,空营而已。赖元谅之军严固;瑊既入营,虏皆散去。是日无元谅军,瑊几不免。元谅乃整军,先遣辎重,次与瑊俱申号令,严其部伍而还,时谓元谅有将帅之风。德宗嘉之,赐良马十匹,金银器、锦彩等甚厚。丁母忧,加右金吾卫上将军,起复本官。帝念其勋劳,又赐姓李氏,改名元谅。
四年春,加陇右节度支度营田观察、临洮军使,移镇良原。良原古城多摧圮,陇东要地,虏入寇,常牧马休兵于此。元谅远烽堠,培城补堞,身率军士,与同劳逸。芟林草,斩荆榛,俟乾,尽焚之,方数十里,皆为美田。劝军士树艺,岁收粟菽数十万斛,生殖之业,陶冶必备。仍距城筑台,上彀车弩,为城守备益固。无几,又进筑新城,以据便地。虏每寇掠,辄击却之,泾、陇由是乂安,虏深惮之。以疾,贞元九年十一月,卒于良原,年六十二。帝甚悼惜,废朝三日,赠司空,赙布帛米粟有差。(刘日句等《旧唐书·列传第九十四》)

  《新唐书》
(二载)八月……丁卯,广平郡王俶为天下兵马元帅,郭子仪副之,以朔方、安西、回纥、南蛮、大食兵讨安庆绪。辛未,京畿采访宣慰使崔光远及庆绪战于骆谷,败之。(宋·欧阳修、宋祁《新唐书  · 卷六   本纪第六   肃宗 代宗》)

乾元元年……九月……癸巳,大食、波斯寇广州。(宋·欧阳修、宋祁《新唐书  · 卷六   本纪第六   肃宗 代宗》)

安禄山反,玄宗幸蜀肃宗,留讨贼,代宗常从于兵间。肃宗已即位,郭子仪等兵讨安庆绪,未克。肃宗在岐,至德二载九月,以广平郡王为天下兵马元帅,率朔方、安西、回纥、南蛮、大食等兵二十万以进讨,百官送于朝堂,过阙而下,步出木马门,然后复骑,以安西、北庭行营节度使李嗣业为前军,朔方、河西、陇右节度使郭子仪为中军,关内行营节度使王思礼为后军,屯于香积寺。败贼将安守忠,斩首六万级。贼将张通儒守长安,闻守忠败,弃城走,遂克京城,乃留思礼屯于苑中,代宗率大军以东。安庆绪遣其将严庄拒于陕州,代宗及子仪、嗣业战陕西,大败之,安庆绪奔于河北,遂克东都。肃宗还京师。(宋·欧阳修、宋祁《新唐书  · 卷六   本纪第六   肃宗 代宗》

·永徽二年,大食王豃密莫末腻始遣使者朝贡,自言王大食氏,有国三十四年,传二世。
开元初,复遣使献马、钿带,谒见不拜,有司将劾之。中书令张说谓殊俗慕义,不可置于罪。玄宗赦之。使者又来,辞曰:"国人止拜天,见王无拜也。"有司切责,乃拜。
十四年,遣使苏黎满献方物,拜果毅,赐绯袍、带。
或曰大食族中有孤列种,世酋长,号白衣大食。种有二姓,一曰盆尼末换,二曰奚深。有摩诃末者,勇而智,众立为王。辟地三千里,克夏腊城。传十四世,至末换,杀兄伊疾自王,下怨其忍。有呼罗珊木鹿人并波悉林将讨之,徇众曰:"助我者,皆黑衣。"俄而众数万,即杀末换,求奚深种孙阿蒲罗拔为王,更号黑衣大食。蒲罗死,弟阿蒲恭拂立。至德初,遣使者朝贡。代宗取其兵平两京。阿蒲恭拂死,子迷地立。死,弟诃论立。贞元时,与吐蕃相攻,吐蕃岁西师,故鲜盗边。十四年,遣使者含嵯、乌鸡、沙北三人朝,皆拜中郎将,赉遣之。传言其国西南二千里山谷间,有木生花如人首,与语辄笑,则落。(宋·欧阳修、宋祁《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下· 西域下》)
 
天宝…… 十载……七月,高仙芝及大食战于恒逻斯城,败绩。八月,范阳节度副大使安禄山及契丹战于吐护真河,败绩。(宋·欧阳修、宋祁《新唐书·本纪· 第五 · 睿宗  玄宗》)

     波斯,居达遏水西,距京师万五千里而赢。……乾元初,从大食袭广州,焚仓库庐舍,浮海走。大历时复来献。(宋·欧阳修、宋祁《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下  西域下》)

李元谅,安息人。本安氏,少为宦官骆奉先养息,冒姓骆,名元光。美须髯,鸷敢有谋。以宿卫积劳试太子詹事。李怀让节度镇国,署奏以自副。居军十年,士心惮服。(宋·欧阳修、宋祁《新唐书·列传第八十一》)

《资治通鉴》
(德宗神武圣文皇帝七贞元三年)初,河、陇既没于吐蕃,自天宝以来,安西、北庭奏事及西域使人在长安者,归路既绝,人马皆仰给于鸿胪。礼宾委府、县供之,于度支受直。度支不时付直,长安市肆不胜其弊。李泌知胡客留长安久者,或四十馀年,皆有妻子,买田宅,举质取利,安居不欲归,命检括胡客有田宅者停其给。凡得四千人,将停其给。胡客皆诣政府诉之,泌曰:“此皆从来宰相之过,岂有外国朝贡使者留京师数十年不听归乎!今当假道于回纥,或自海道各遣归国,有不愿归者,当于鸿胪自陈,授以职位,给俸禄为唐臣。人生当乘时展用,岂可终身客死邪!”于是胡客无一人愿归者,泌皆分隶神策两军,王子、使者为散兵马使或押牙,馀皆为卒,禁旅益壮。鸿胪所给胡客才十馀人,岁省度支钱五十万缗,市人皆喜。  (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三十二 ·唐纪四十八》)

(至德二年)上闻安西、北庭及拔汗那、大食诸国兵至凉、鄯,甲子,幸保定。(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九·唐纪三十五》)
(以上资料引自述而 主编 《 中国伊斯兰教名贤名墓史料选(第一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申请

Archiver|手机版|真境绿翠 ( 滇ICP备13000838号 )    

GMT+8, 2019-1-24 10:27 , Processed in 0.035694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