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真境绿翠网

 找回密码
 入住申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44|回复: 1

郑州伊斯兰教拱北

[复制链接]

173

主题

2

听众

103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1-27 11:43:3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史鉴 于 2016-8-13 17:39 编辑

郑州先贤默穆都之哈            
清代史料
··河南郑州城西“筛海默穆都之哈墓志”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
郑西关外金水之阳,有筛海墓,相传为西域异人。初至郑寺,告众曰:“(我)默穆都之哈,如疾不愈,希诸穆民殡焉。”及其归主,众为浴殡时,奇香满室,众豁然知为筛海。夫道德不巍巍如山之高,学业不渊渊如海之深,斯不堪名为筛海。而既以是名,其德其学,可想知矣。若夫真诚通主座,代人求鸿恩,此固其能事者。是以有为其墓修亭者,有为其亭前修房者,有增额者,更有为之筑垣者,有旁修瓦房三间佣人看墓者。且仕宦往来,多有拜谒者。夫有景落于前难每继墓后。故郑治西兑周村有邑痒生金甲第之德配马氏者,为之泐石,因嘱于予,义不获辞,略为之志云。
清优附生马云祥沐手撰文并书丹。
兑周村金门马氏敬立
道光二十三年桂月上浣重修  (见余振贵 雷晓静主编《中国回族金石录》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 2001年7月第1版)

郑州真人墓志
    蓝煦
真人道号默穆都知,天方人也。来于河南郑州城内清真寺,教化穆斯林,得为忠信之士者多矣。昔于七月七日归真,真体大发真香。敬谨墓于州城之西门外,大道之北。为固土补奥师。建有墓亭,立有碑记。斯地自安墓之后,渐长为山;其道旁浊水小沟,遂变而为清泉大涧。迄今山渐长而高,水渐大而河矣。昔日平地,今则冈陵;昔有三尺之沟,今乃河水洋洋,须过桥东上。而上其山坡,至其墓亭,乃见碑记也。当日郑州城内,回汉愚民,结仇已深,约期打仗。期前暮时,西关有白帽回子进城者,如云涌而来,济济而入。时至三鼓,回子来有数十万,遂鸣锣喊曰:“回汉宜和,不宜结怨,明日不打仗矣!明日不打仗矣!”待旦寂无声色,安堵如常。明日刺史查城内,回子并无添人。西门外地方报曰:“真人墓内出白帽回子,约有数十万”。是即奥师所显,因化解其祸也。此即固土补感应。人可不敬乎?其可不畏乎?当日刺史诣清真寺,劝化愚民曰:“回汉皆无嫉妒,从来甚是相安。自此感慕真人,允宜保合大和,造尔生民之福,本州幸甚之至。尔等懔之慎之。凡属回汉百姓,均当敬谨毋违。”(蓝煦[咸丰二年]著《天方正学》 清真书报社印 中华民国十四年乙丑春出版)

当代资料
              回回墓
                《郑州市二七区志》
相传在元末明初,西方回教真人默穆都哈(译音)来郑游历教化,因他道德高尚,回族尊为“山海”(即“圣贤”的意思)。后真人卒,葬于郑州西关外。1748年(清乾隆十三年)《郑州志·舆地志》,在叙述金水河流向时,称它为“回回墓”。回族敬称为“巴巴墓”。据1852年(清咸丰二年)蓝熙甫所著《天方正学·郑州真人墓志》载:“真人·····天方人士,来河南郑州城内清真寺,教化穆斯林,深忠信之士者多矣。昔于7月7日归真,······敬谨墓于州城之西门,大道之北。······建有墓亭,立有碑记”。1843年(清道光二十三年)桂月重修,成现状。墓位于解放路中段北侧,墓高1、05米,长1、87米,宽0、16米,上呈半圆形,滚白色,墓上原有圆亭一座,前有房3间,悬有匾书“天方境”3字,解放前已残破不堪。1953年中央主管部门拨款重建,现存6角亭及前厅5楹,原为市回民民主联合会办公处,现为郑州市伊斯兰教协会驻地,成为本市回族伊斯兰教活动中心。亭高约7米,坐北向南,墓前立有石碑,为清道光22年由马耿光捐资,教长马振九等重修时所立。高1、8米、宽0、56米、厚0、16米,中书“山海默穆都哈大人墓”,旁书年月及捐修人姓名,额镌阿拉伯文,意思是,真主说:“阿!墓中人,天使也,得无忧无虑”,左右分刻日、月二字,亭前有走廊通道、前厅,为我国回族古墓之一,常有回族群众来此瞻拜。
郑地回民因慕真人之道德,多在其墓地附近购地为茔。经明、清两代逐渐扩大为回民义地,坟墓累累,因其地势高约10米为一黄山岗,也称“老坟岗”。1952年扩建解放路时,回民私坟迁走,原顺河街、迎河街、慕霖路的居民多移居于此,形成一回族居民集中居住区。(郑州市二七区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郑州市二七区志·科教文体卫·第十六编 文化·第七章 古墓葬》  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  1994年12月第1版)
  
    ·· 默穆都哈和巴巴墓的传说
                   《管城回族志》
    郑州地区有不少关于默穆都哈和巴巴墓的传说,这些传说和有关文字资料,对研究郑州伊斯兰文化和古代中阿文化交往具有一定价值。现根据河南省社会科学院伊斯兰文化研究中心和北大寺提供的资料,将默穆都哈和巴巴墓传说三则,转载于后。
    很久以前,北大寺来了一位行踪奇异的撒义,经名叫默母都罕,他白天沿街乞讨,夜晚归宿浴房,每在人静后进食,有嗡嗡声,奇而窥之,见有结队飞物,依次落其掌中剥食,天明查看,粟壳满地。此人不久卧病寺内,临危,请求阿訇两件事:一将其手杖随葬,二求葬于河之北岸。依其意抬之墓地,葬时尸体杳然,木敦中仅手杖一根,知其异,礼葬之。后有人至麦加朝觐,见葬地人名录上有其名,年代籍贯均相符,如[知?]其为得道色海,回来后重修其手杖墓。
有传,昔时有某大人,带兵作战于西北某地,兵败渡河而走,追兵至河边,河水突然暴涨,幸免于难。后至郑州,偶然发现巴巴墓一带地形、河道形状、位置酷似当年兵败渡河后的地状形态,深感玄奇,特敬书“天方境”三字悬于墓亭,以表敬礼之意。
    据说,默穆都哈反对用暴力解决民族纠纷,主张各民族和睦相处,消除隔阂,加强团结,为后人树立了光辉的典范。伊斯兰名著《天方正学》在“郑州真人墓志”中,为我们讲述了这样一段故事。默穆都哈在郑州逝世后,穆斯林为其建墓于西关外,后人尊为巴巴墓。当时,郑州城内的回汉两族不和,结怨很深,双方约定了械斗的日期。但开仗的前一天晚上,西关有戴白帽的回回进城,来者多如云涌,济济而入,到夜半三更之时,进城的回回已达数十万之多,他们敲锣呐喊:“回汉两族应该讲和,不应结怨,明天不要打仗了!明天不要打仗了!”但到黎明声迹俱无,和往常一样安静。白天郑州的州官道城内查看回民并无增加一人,唯有西关外地方官吏报告说:“约有数十万戴白帽子的回回从真人墓内出来。”这是“奥师”(高级教职)为化解这场灾祸而显现的特大奇迹,对此感应怎能不令人起敬呢?当天州官到清真寺去规劝回汉民众,他说:“回汉两族皆不要相互怨恨,应一如既往和睦相处。从今后应该感激真人(著名学者高级修士)的功德,特别要保持友好安宁的局面,这就是我们大家的幸福。作为一州之长我也感到非常荣幸。所有回汉百姓都必须严肃认真地遵照执行真人的意旨,不得违犯”。(管城回族区史志编纂委员会编《管城回族志·传说轶事》 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 1995年9月第1版)

               默穆都哈
                     《管城回族志》
    默穆都哈,生卒年代不详。天方人士(亦说是西域异人)。传说,明洪武年间来郑州清真寺(今北大寺)布教(亦说是明万历年间来郑),教化穆斯林得为忠信之士者多矣。初至郑寺,告众曰:“默穆都之哈,如疾不愈,希诸穆民殡焉”。昔于七月七日归真,其体大发真香,众豁然知为“筛海”(犹如汉语圣贤之意)。卒后,葬于郑州西关外大道之北,即乾隆“郑州志”记载的“回回墓”(今解放路的巴巴墓)。道光二十三年(1843),城内清真寺教长马振九等,率穆民重修该墓,建有墓亭,立有碑文,是我国回族古墓之一。此后常有回民及其宗教界人士来此瞻拜。郑地回民因慕其德高望重,都争在其墓地附近购地为茔。久而久之,这里便形成墓冢垒垒的回民义地,因地势略高,故称“老坟岗”,影响所及,可见一斑。(略)。(管城回族区史志编纂委员会编《管城回族志·回族人物》 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 1995年9月第1版)
(转引自述而 主编 《 中国伊斯兰教名贤名墓史料选(第一辑)》)
溯史郑州北大寺(节录)
            齐岸民       
(略)
“一寺一墓”的典型格局
“远瞩西域”的匾书,悬挂在望月楼后檐,正对拜殿。阿訇、乡佬坐在大殿卷棚下,抬眼一望便可心领神会了。

唐代的中国是自由、多元的国域,于是穆罕默德发出了号召:“学问虽远在中国,亦当前往求之。”在北大寺?阿訇马建功给我讲述了天方人士默穆都哈的故事。默穆都哈在郑州回民世界里被尊称为筛海(圣贤)。
  默穆都哈初来郑州时,没人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来自西域。他白天沿街要饭,夜晚回到寺里浴房睡觉。此人不久卧病寺内,临终请求阿訇把他的手杖和他一起埋葬。寺里的阿訇依其意,但当抬其到墓地时,“默提”(亡人遗体)不见,唯余手杖。大家以为不凡,便修了巴巴墓。
  志书如此记录:
  默穆都哈明万历年间来到郑州北大寺布教,教化穆斯林得总信之士者多矣。初至郑寺,告众曰:“默穆都哈,如疾不愈,希诸穆民殡焉。”七月七日那天归真,其体大发异香,众豁然知为“筛海”。
  筛海默穆都哈为何来华,他是穆圣派遣的门下还是自愿东来的布道者?民间关于他的种种话语,相当神奇,以至于让我辨别不出他属于传说,还是真事。
  巧合的是,中国穆斯林社会传诵“四大贤人进唐朝”的故事,从西北的甘肃、山西到云南及沿海的广州、泉州,到处可以听到不同版本的讲述。
  穆圣派往中国的四大贤人,大贤到了广州,二贤去了扬州,三贤四贤则住在泉州。迄今,这三处都留下“一寺一墓”相对应的古迹,泉州的圣友寺和圣贤墓,广州的光塔寺和苏哈白墓,扬州的情形如是,与仙鹤寺相伴的是普哈丁墓。
  如此情景,在其他回民聚居地方也能找到墓寺各一的格局,像一种约定,在如此广阔的疆域里,存在着类似的巧合,难道仅仅是天造人设吗?
  穆圣时代以致往后几个世纪,陆续都有西域高人入华传教,他们或穆圣亲派或响应那句著名的语录“学问虽远在中国”,可是据说这一切都缺乏史料的旁证,解说伊斯兰教入华的历史也变得扑朔迷离。广州的光塔寺相传是中国第一清真寺,经过历代的改建重修,它已经衍变成标准的中国式建筑,似乎只有近代的清真寺建筑才刻意营造成阿拉伯式,或许最早的清真寺是异域风骨的,泉州的圣友寺是西域化的,因为它主要的建筑材料是石头,耐久到今天,是可见可触的明证。
  圣友寺始建期,是否意味着此前伊斯兰教已经进入中国,没有确切的定论。
  巴巴墓地处北大寺的西面,在一个名叫老坟岗的地方,我一直觉得这个名字起得突兀,和市井不那么协调,因为100年前的不毛之地,现在已为楼宇所取代,那名称已经丧失原意。
  老坟岗是城西门外的回民墓地,它的地产属于北大寺,大约540亩土地是郑州回民捐赠给北大寺的。今天北大寺在老坟岗还有一处地产,地点就在解放路52号,那里便是巴巴墓所在地。
  我在解放路见到戴白帽子的人就打听,他们给我指示了方位。 那是由青砖黛瓦组成的院落,像旧式的民宅。进了院我再次问路,是马杰龙老人把我引向目的地,那堂屋的前后门是贯通的,紧贴着后门有一八角青砖亭屋,亭屋之内,石碑之后便是“山海默穆都哈大人之墓”。碑文所示,此墓乃道光二十三年重修,为教长牧临清、马振九等所立。著名阿訇马振九的墓今在北大寺内。
  对于没有预约的采访,马杰龙老人并不介意。我不知道该称呼他乡佬还是阿訇,马杰龙说叫什么都可以,于是我称呼他阿訇,以示尊敬。
  他说,自己的工作是为北大寺目前在老坟岗仅有的一亩多的地产守责,临解放路几间门面房和管城街两处房产的出租,是北大寺维持日常开支的主要经济来源,其他则为穆民捐赠。
  我想,阿訇马杰龙还有一个守责,充当一个虔诚的守墓人。关于这一点我未作探问,从堂屋陈设看,这里具备日常起居所需的物件,后来马杰龙的话也证实他自己成年累月地守住于此。引人注意的还是西侧屋,那平铺于地的深蓝色粗布褥子,是老人面西礼拜之地。
  在北大寺,一个乡佬告诉我,穆斯林的礼拜并不限于清真寺拜殿之内,大地所有清洁的地方,都可以礼拜。在跋涉路途中找不到水“大小净”,虔诚信道的人会以土“代净”:以手触地,模拟洗浴的动作摸脸、搓手,然后伏地诵经。
  那天,我和阿訇马杰龙面对面交流了很长时间,他能够说清楚老坟岗的“历史”,已经到了民国中后期:那时地还是寺里的,却由于郑州城的膨胀,老坟岗荒凉之地渐渐成了集镇,卖菜卖粮、日用杂货、小摊小贩,杂耍唱戏,可谓老郑州三教九流的集纳地,寺里以丈测地收租,租金也收得相当少。
  1949年后,地被城占了,其他的墓都不见了,唯巴巴墓留存至今,完好无损。马杰龙认为默穆都哈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每逢开斋节,到了“走坟”时(相当于汉民清明扫墓的习俗),不少回民总要到巴巴墓去看看,它是郑州回民的念想。
  巴巴墓入土为安的,是一根手杖还是圣贤的遗骨,后人已无法确知。传说,后来有郑州回民至麦加朝觐,见当地葬地名录上有其名,年代籍贯均相符。他又回到了圣地麦加?(大河报社编《厚重河南•第四辑》 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  2004年4月第一版)

10.jpg






2.jpg


3.jpg


4.jpg


7.jpg


6.jpg


5.jpg



8.jpg


9.jpg







22

主题

2

听众

22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

发表于 2016-8-13 20:01:02 |显示全部楼层
中州大地的吉祥之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申请

Archiver|手机版|真境绿翠     

GMT+8, 2019-6-20 21:07 , Processed in 0.170052 second(s), 10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