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真境绿翠网

 找回密码
 入住申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760|回复: 2

聋阿訇时代发生的奇异事件

[复制链接]

173

主题

2

听众

104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11-27 15:25:46 |显示全部楼层
聋阿訇时代发生的奇异事件
阿訇, 时代阿訇, 时代
民国22年(1933年)农历4月28日,西川祁家庄回民马英雄之妻被雷电击毙,当地清真寺教长为伊赫瓦尼阿訇尕主麻,他会同八坊南关清真大寺伊赫瓦尼阿訇马尕卜,妄想借此雷电击人事件,分化瓦解格底目和各门宦。故按他们所谓的“教律”,说凡雷电击毙者,不能按伊斯兰教徒对待,并说此妇女被雷电击死是因信奉大拱北门宦这一歪门邪道的结果,是信奉大拱北门宦的不祥之兆。他们断定不能按穆斯林对待,不能按伊斯兰教礼仪送葬,不给其“洗礼“、不能行“站礼”,令其家属挖坑实埋于地。适得其反,伊赫瓦尼阿訇们的这一论断和主张倒引起新老教徒的费解和不满,死者亲属更是过意不去,便到小西关寺哀求聋阿訇给予同情和支持。聋阿訇安慰其再去南关大寺请求给亡者举行葬礼。(因当时军阀扶新压老,信教不得自由,亡者家属新教寺所辖区,所以不敢随意在老教寺行哀礼,老教寺教长也不敢随便行哀礼。否则,要招惹麻烦)家属去后回来告诉聋阿訇说:“新教阿訇仍武断不予举哀。”
关于此妇人的送葬问题,聋阿訇认为,对待现实应按伊斯兰教礼仪处理,对未来交真主裁决,才是合乎伊斯兰教教义和道义精神的,故让其亲属行“洗礼”,由聋阿訇行“站礼”,按惯例送葬。因此,引起了伊赫瓦尼派一些阿訇的不满,辱骂聋阿訇说:“尕聋子是错断教义的外道。”在临夏警备司令马维良的纵容支持下,他们提出要和聋阿訇讲经,妄图借机加以陷害。  
于是,由南关大寺伊赫瓦尼阿訇马尕卜召集所属八坊七庄各清真寺阿訇、满拉数百人,开会决定于农历五月初五日,在西川夹河滩“讲经”,想借机杀害聋阿訇以除“祸根”。伊赫瓦尼派阿訇以“讲经”为名,募化资金,由身为警备司令的马维良出钱,又支持募化,因而他们募化了巨额资金。这时,他们乘机大讲排场,挥霍金钱,以“待客”为名,购肥牛二十四头、肥羊七十余只,在西川夹河滩扎帐房六十余顶,大吃大喝。如此大造声势、挥霍浪费,完全不符合伊斯兰教义和教律,也无其先例。“讲经”的风声一出,四面八方的回民群众闻声不安,拥挤到西川一带,观察事态的发展演变。这一天正好是汉民的端阳节,早晨天气晴朗,汉民群众上油敬香。城内汉民关闭门市铺面,躲在家中不敢出来。一旦事出万一,大有不堪设想的后果。要讲经的事,幸被地方汉族绅士张质生、回族绅士张乐山(张乐山(1875—1956年),名学仁,字乐山,回族,临夏市人,秀才出身。民国时曾任青海省政府秘书长,临夏县参议会议长。解放后历任临夏专员公署第一副专员,临夏回族自治州筹委会副主任,临夏县女中首任校长。解放前因抵制马步芳、马步青强权推行伊赫瓦尼、强制老教改信新教,而被马步芳等多次关押迫害)获悉。他们还发现伊赫瓦尼阿訇动机不纯,行动诡秘。为求地方安定团结,他们建议马维良慎重考虑“讲经”之事。而马维良倚仗其主子马步芳的势力,不但不听善意的建议,坚持逼聋阿訇“讲经”以图陷害,而且为给伊赫瓦尼派撑腰壮胆,为显示其威力、为给老教教民施加威慑性的压力,悍然出兵持械,围守于夹河滩“讲经”现场。当时,聋阿訇以护教为宗旨,求后世为目的,不向反动势力和强权政治屈服,毅然答应应讲。?
五月初五日,聋阿訇向穆斯林老教教民传达“讲经”之事,邀请大拱北出家人作陪同往。格底目的信念是:以教理“讲经”,首先必须坚信《古兰经》是宗教的心脏、伊斯兰的指南、教义的纲要文件、是穆斯林的法典,必须予以极大的尊重,要高抬天经。高抬天经作法符合教规。当时用本寺经楼一个,借用大拱北经楼一个,借用大公馆(大公馆,指马安良、马廷襄公馆,马安良父子当时都已故,其家属仍在)经楼一个,将《古兰经》及有关经典装于三个经楼。是日晌礼前,聋阿訇在小西关寺集合老教教民,高抬三个经楼,点上香,全念“讨白”,集体出发,同哭同走,先经过小西关鲁海桥(通往回民公墓的一座桥),全念“白提”(赞圣词)。穆民哭声震天地。大家感慨不已。到埋杂滩回民公墓区,向真主祈祷,向穆圣、筛赫祈祷说情襄助。走出华寺街鲁海桥时,只见观者人山人海,万民不安。我们尚未到达夹河滩,继续向前行进。据事后获悉,我们尚未到达之前,伊赫瓦尼派阿訇在夹河滩就地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决定杀害聋阿訇的具体行动步骤。结果因意见分歧,形成两种不同的行动主张:以伯克阿訇为代表的一部分人主张“先讲经后决定”;以艾力阿訇为代表的一部分人主张聋阿訇一到现场干脆立即杀掉,免得节外支枝,发生意外,并让尕拉拉充当刽子手。两种主张相持未能形成一致决议。这时,晌礼时间已到,只得暂时休会,先礼晌礼。伯克阿訇领其一派去罗家堡寺礼拜,艾力阿訇领其一派就地准备在帐房内礼拜。我们行至距夹河滩不远的柏家庄时,看见天上乌云突起,笼罩在夹河滩上空,闪电耀眼,大雨滂沱,忽然一声霹雳,惊人心悬。不多时,前方有人快马加鞭向我们高喊,到近处看清是地方绅士喇维清,他赶到面前呼告我们:“主圣的襄助到了,刚才雷电击死艾力阿訇等人”。
讲经不能通行,我便领众教民平安返回。最后确知雷电共触击六人,其中艾力阿訇等三人身亡、尕拉拉等三人受重伤。伊赫瓦尼派将雷电击毙的艾力阿訇等人,宣布为“殉道者”,举行了隆重的送葬仪式。虽然这次以“讲经”为名,企图杀害聋阿訇的阴谋因雷电触击死伤人的事件发生而未得逞,但马英雄之妻与艾力相隔几日内发生同样的雷电触及死亡事件,而伊赫瓦尼派所作出的送葬“教律“完全相反的事实表明,这些可变的“教律”,不是真正为主道而行事,是为反动统治阶级利益服务的工具。这一活生生的现实对广大伊斯兰教新老派教民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和深刻的教育。
马英雄之妻被雷触死时,她当时为躲雨而站在地头的一棵树旁,抱着婴儿。被雷触毙后,婴儿在一旁安稳坐着。她本人除了绑扎着的一裤腿的扎带掉了外,全身无任何伤痕。父亲为马英雄妻行站礼后,祁家庄寺新教阿訇尕主麻派满拉来城角寺,质问父亲:“为何给雷电击死的人行站礼?”父亲说道:“被雷电触死,是很不好的事情。经上说,除了轻视安比亚(圣人们)、奥力亚(卧力们)的人之外,雷不抓(击杀)干任何大罪的人。这个妇女到底是轻视了圣人、还是卧力,我不清楚。她被雷电击毙一事说明:她犯有轻视圣人、或卧力的罪,否则,雷不会抓她”。父亲向他们解释道:“我把她按正常人送葬,是同酒后死亡的人、被杀死在奸妇身上的奸夫、杀了穆斯林的穆斯林、自杀死亡的人等这类干大罪死亡者作对比作出的。按教律,这几类人都得脱离,仍按正常穆斯林送葬。在今世,我按穆斯林送葬她,后世的事交真主裁决,这是起码的人道主义。”祁家庄寺的满拉听了父亲的话,再没有问什么便回去了。尕主麻再也没有差人来问。
父亲任老王寺教长时,马福祥之妻、马鸿逵之母从银川密派人送来一本经和一封信。送来的经为《艾丁来同社勒恩也》,信的大意是:该经为宁夏王二洒哈志所著。王静斋、虎蒿山等向马鸿逵控告王二洒哈志,说该经论述属异端,要马鸿逵杀掉王二洒哈志。马鸿逵听信他们的话,已将王二洒哈志捕入监狱。当时,父亲只有40岁左右,而马鸿逵的母亲在信中尊称父亲为“老太爷”,他在信中说道:“请老太爷明断该经论述是否正确,论定结果如何,请速回信。”
父亲阅读了此经。该经汇总了逊尼正统派哈乃斐教法学派的教法,指出正统派流传千余年,坚守了圣贤的干办;论述新教源于有人,产生才几十年,属于新生异端。该经有一页中论述道:“新教是不折不扣的有人,真主严厉地谴怒了他们。就象在河州八坊,真主因他们迫害艾海力逊乃提的捍卫者聋阿訇,差雷击杀了他们。”
父亲看罢该经,给马鸿逵的母亲写了回信,作证该经论述合乎逊尼正统派教义、教法。马鸿逵的母亲收到带回的信,要马鸿逵释放王二洒哈志。马鸿逵迫于其母和老教的压力,释放了王二洒哈志,并允许该经再版。但在再版时,将载有雷击杀新教的那一页全部删去,留空白一页,并将其它页中严厉抨击有人的话用笔抹去。现在在各处使用的有这两个版本。王二洒哈志获释后,给父亲写了回信,表示感谢。

(原文见《聋阿訇》《聋阿訇 第二卷》)

22

主题

2

听众

22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

发表于 2016-4-15 16:00:48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2

听众

22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

发表于 2017-4-29 00:37:5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申请

Archiver|手机版|真境绿翠 ( 滇ICP备13000838号 )    

GMT+8, 2019-1-24 08:45 , Processed in 0.031123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